如果這世界電話、電影、時鐘消失了,人類還是可以生存下去,並且至少確定貓消失的話人類也不會滅亡。但是如果這世界「電」消失了,就等於不用穿越時空,就能體驗古代人的生活,甚至是從這個地表上直接消失...

矢口史靖導演自編自導,《生存家族》描述在一個司空見慣的早晨,正準備要起床上班、上學的鈴木一家意外發現家裡所有東西都沒電了,原以為只是普通的停電,沒想到是擴及整個國家的大事件,全國的電力都徹底消失了,交通停擺、手機失靈,一切回歸最原始的自然生活,面對突如其來的危難,鈴木一家能不能團結一心,一起度過這個難關⋯⋯

比起一般野外求生的電影,多數人不會平常沒事遇見山難且斷手求生,或是遇到空難與威爾森成為心靈夥伴,甚至出現活屍讓城市變成空城...所以最真實的情況就是,直接捨去都市中人類賴以為生的電力,便也等同沒有讓野外求生經驗的都市人,在水泥叢生的東京進行一場生存大作戰。這也讓《生存家族》成為寓教於樂、發人省思的電影,直接讓觀眾感受,習以為常的電力突然消失,生活會有多大的轉變。

《生存家族》是名副其實的日本公路電影,一家四口為了生存而踏上單車之旅,雖然爆笑程度遠不及《小太陽的願望》、是枝裕和的暖心《奇蹟》,就連無理失控的暴民、為了求生而不擇手段ㄑ人性,也沒有日本活屍電影《請叫我英雄》來得令人義憤填膺。乍看是一部輕鬆逗趣的喜劇,卻連瘋狂和奇幻都沾不上邊,日綜《黃金傳說》的一個月一萬元節約生活、無人島0元生活,都比本片還來得不可思議。然而,這便凸顯出《生存家族》的軟調溫情敘事、不投以說教的色彩,兩者之間與真實現實如此貼近的程度。雖然其核心雖然仍圍繞在日式傳統的親情戲碼,但是都市中變成原始人的求生設定,或許也是一部能當作校園教材,在公路類型中加入愛地球的環保意識。

謝天謝地不如先謝電,《生存家族》以貼近現實且不脫離想像的警世寓言中,意圖喚醒眾人要懂得知足感恩的心態。撇除從患難中凝聚向心力的親情設定,成員個性雖然沒有多加琢磨,但也跟隨基本的妹妹愛吵鬧、哥哥很穩重、媽媽精打細算、爸爸愛虛張聲勢,有如山田洋次導演的不完美家庭組合,在吵鬧中呈現最親情的美好。

 

「原始人會生火,我們一定也會。」

為了強化沒有「電」的生活前提,本片並非以單純的停電、供電廠停止運轉,而是讓電直接消失在這個地表上,就連電池、備用發電器、電瓶等相關設備,全都失去作用。以極致的狀態作為電影前提,有趣的是,這也變相成為一種常識性科普。當人們以為沒有電時只有電燈、電磁爐、3C等不能使用時,卻也發現能使用的交通工具只剩下腳踏車、馬桶不能沖水、銀行不能領錢、超商收銀機不能用,就連辦公大樓的自動門都打不開。《生存家族》尚未停電前的開場,對比出失去電之後生活的改變,尤以兩個姐弟的視角,凸顯出年輕人對於3C的依賴程度。

一如前面所提,這並非電影版的生活智慧王,或是如《小森食光》善用大自然的食物烹煮美味料理。然而本片藉由一場場在大型商場搜刮,呈現出人類製造出的所有商品,一旦遇到世紀浩劫,原本日常生活中看似有用的物品,此時此刻卻只是毫無用處、被多餘製造出地存在。就連書籍也只剩下唯一有用的地圖。

 

「在古代,這路程根本不算什麼。」

鹿兒島和社子島一樣,都不是島!古代書生進京趕考、唐三藏西天取經,來到日本就成了江戶時期,彌次與喜多從東京徒步走到大阪。這個改編自日本滑稽本的經典人物,也曾被宮藤官九郎改編成《午夜駭嗑浪人》。而本片藉由鈴木一家從東京來到鹿兒島的旅程,間接由此點出都市的進步,其實皆是農村的默默貢獻,一旦失去交通工具城鄉差距便不復存在。真正付出勞動,才能懂得珍惜食物的美味,消彌天龍國對於鄉村的仇恨或歧視,也成了本片渴望傳達的價值。

住在11樓的獨居老婦人、等待兒子從美國回鄉的養豬人家,《生存家族》也帶出日本獨居老人議題。而在這趟旅程中,人性反而被擺到比較次級的層面,儘管仍呈現出賺取黑心財、暴民、人性的惡虞我詐的人性,然而性本善還是本片所相信的真理。另外,本片也反諷出水族館的存在,甚至是可愛的小型犬,也皆以兩種不同的形式,帶出這個被喻為人類欣賞、飼養的家畜,也會因為人類的生存本能,而有所不同際遇。

 

「這種事發生在現代還真稀奇。」

作為一部公路電影,著重點仍是放在一家四口的情感上。停電的第一天,因為這個城鎮不再有光害,全家人站在陽台仰望滿天星斗,而那句「其實偶爾這樣也不錯」也帶出本片真正的主題:家人儘管充滿缺陷,仍是愛著彼此的依靠與存在。看似老套的設定,放到本片中卻又格外貼切與觸動人心,好在導演並未過度渲染悲情時刻,也讓回歸家庭的價值觀多了一層意義。

「家」的甲骨文,是以宀+豕(房屋+猪)組成,對古來來說圈養的豬代表能提供食物的安全感,因此也成了定居生活的意思。而《生存家族》也像是藉由捕捉一頭豬,帶出凝聚家族向心力的表徵。

 

在實力派演員小日向文世和深津繪里的領軍下,完全平衡《生存家族》的喜劇與警世寓言的調性。時常演出校長、長官的小日向,此次成為家中一無是處、愛抱怨的父親,尤以他幾乎半禿的髮型,以及他天生的喜感和中年大叔味,正好對比出深津繪里的穩重感。同樣擅長喜劇與悲情的深津繪里,雖然早已在《惡人》髒過一回,然而後半段也幸好在她精湛演技下,才沒有讓電影的情緒功虧一簣。曾以日劇《白夜行》飾演山田孝之幼年的泉澤祐希,長大後其演技的穿透力,也相較於飾演妹妹的葵若菜來得穩重,畢竟吵鬧女高中生,一不小心就會被觀眾討厭。

《生存家族》講述的並非失去,而是每個人除了科技外,還擁有什麼?簡單卻又發人省思,就像放完電影後老師會要求學生寫一篇,如果這世界電消失了的作文,邊看邊咀嚼甚至進入電影的世界想像,又是一部可以編入學生教材的佳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