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さよならくちびる」的圖片搜尋結果

舞台上的和平是真是假,只有團員們自己知道,她愛她、他愛她,她不愛他的關係,之於本片只是個略顯「啊咋」的男女關係,撇掉愛情線的《さよならくちびる》,片中所呈現的「差異」與「位置」才是鹽田明彥的鏡頭語言下最美的產物,與歌聲一起。


「為什麼你要找我一起玩音樂」
「因為你長得一副會唱歌的樣子」

第一次玩音樂吃的是咖喱,最後一次團員聚餐也是咖喱;開始玩音樂、立下目標的起點,與結束解散巡迴演唱的終點,少了「音樂」的他們只是陌生人,抑或什麼也不是。全片僅以秦基博〈さよならくちびる〉、愛謬〈たちまち嵐〉<誰にだって訳がある〉三首歌貫穿,妙得是,歌曲的耐聽度隨著劇情的發展,似乎被賦予不同的情感,不管是唱歌的ハルレオ亦或是聽著歌的觀眾們,一如那句「不同時候聽,會有不同感受」的至理名言,只是這感受會在一部電影內完成。

駕駛座的シマ(成田凌)、副駕駛的ハル(門脇麥)、後座的レオ(小松菜奈),三人的關係就像已經被決定好的車內座位,後座之人就算再主動也改變不了方向,正副駕駛的距離,也總是隔了一個中央扶手。然而ハル訂下「團內戀愛禁止」的規定,卻總是在「禁菸的車內」抽煙。規定與決定,總是能輕易被打破,就和解散與否一樣,僅僅是一念之間。

然而本片最厲害的,莫過於開場十分鐘,便清楚展現三人間的關係,以及ハル與レオ個性間的差異。遞打火機點煙,成了他們關係間「給」與「接」最直接的表述。藏得夠深的是愛戀,滲出表面的只是若無其事的和平,那句「如果做得到的話我早就做了」,是レオ對ハル說也是對自己說的。

「さよならくちびる」的圖片搜尋結果
「笨又怎樣,當笨蛋又有什麼不好」

9487,是シマ車子的車牌號碼,三人坐著這台越野車巡迴日本各地,然而一如笨蛋來笨蛋去的9487,愛來愛去的複雜關係,似乎也處理得不夠細膩。當眾人都喜愛天才創作歌手ハル時,レオ的愛慕只能在採訪中怒而離席,甚至是成為渴望愛的花蝴蝶。表面上誰愛誰的箭頭觀眾都知,卻在同性情誼上簡短帶過,以至於三人的失衡過於搖搖欲墜,與「到底為什麼要解散」一樣,勉強猜得出卻又過於模糊。即便透過一對女孩歌迷的視角,詮釋「說不出的愛只能用歌曲傳達」仍顯得多餘。著實可惜。

從數十人觀眾,再到座無虛席的大合唱,〈さよならくちびる〉比起一部青春音樂愛情電影,更像是一部LiveHouse與觀眾間最直接的距離,近距離地感受音樂的力量,明明沒有任何哭點,卻會被歌曲(歌聲)感動到落淚。片中三首歌的功不可沒,關於每首歌被創造出來的「背後故事」,或許是暗戀與說不出的愛,也或者是路旁流浪漢的10分鐘100元按摩,「人們總是有個各式各樣的煩惱,一些別人無法理解的事情,但是比起需要得到他人支持 ,反而是我也一樣喔、有著共同感受想要唱出來的心情。...比起我羨慕著那位能夠毫不猶豫就坐在流浪漢椅子上的那個女生,更多的是為什麼我無法做到的不甘心。」


「音樂是我人生最重要的東西...未來我絕對會為此感到後悔不甘,所以上台吧!」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一定要三個人到齊才會站上舞台。兩把木吉他、兩支麥克風與一把電吉他,舞台上排排站好的位子,皆如同〈さよならくちびる〉的選角一樣缺一不可。雖然不太習慣成田凌演好人,但是門脇麥與小松菜奈的化學反應,甚至是歌聲的契合度,所謂的再見,是期待再相見。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rMing 的頭像
CharMing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