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做用大型娛樂電影,徹底打臉看電影不動腦的觀眾?或許由《黑天鵝》導演戴倫艾洛諾夫斯基執導的新片,可能不適合這個需要補班補課的週末。與其說是懸疑片,不如用處處充滿「電影語言符號」或是「大量地Hint」與「毫不掩飾地用影像的誇飾,展現內心的情感與對母親的寓意」概括更加精準。於是乎基於以上之描述,本片早以在形式與類型上,跳脫以往的驚悚電影,甚至成了極具爭議性的兩極,即便使用荒誕至極或難以理解,看似負面的言語來形容,這對於《母親》來說反倒成為某種貼切,甚至可以視之為某種讚譽。

火、餘燼、心臟、房子,以承襲男人所擁有的房子,經由女人的出現注入生氣與生命,只是所有一切決定全是由被封為聖人的「男人」作主,一句「我就是我,你就是家」等同概括整部電影的存在。而片尾大量地宗教與聖經詮釋,對於完全不懂的觀眾來說,又是一個難以跨越的高牆。

一共4次,由Jennifer Lawrence飾演的母親,與這棟房子之間的共感,接二連三地削弱母親的心,而電影也以十分暴力且毫不避諱的畫面,將「母親」的奉獻、不顧人隱私、永遠在收拾殘局、喜歡碎念的刻板印象,以全然不同的情境達到相互借喻的概念。

「我們的孩子都要出生了,難道這還不夠嗎?」從外力的闖入加上對於女人懷孕、生子、變老的歷程,從中帶出男人嚮往的是名與利,而女人渴求的是愛與安定。到頭來,如果單從電影中的劇情觀之,沒有過份加入觀眾自我的詮釋與反思,《母親》的難以理解或許也成了必然。

不同以往的觀影體驗,《母親》的爽來自於導演刻意地誇大與影像,倒也完全遮不住Javier Bardem和Jennifer Lawrence的好演技。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