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從幾歲開始,人們漸漸變得不說出心底的話,對於喜歡的人、親密的家人、每天相處的朋友...而這一切真正的原因,其實全都是「蛋」的錯。

由日本知名動畫《未聞花名》製作團隊推出的原創作品,《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話》描述少女成瀨順小時候,因為不經意說出口的幾句話,導致父母離婚、家庭破碎,當順感到內疚及痛苦時,幻想中的「蛋之妖精」突然出現,告訴她言多必失,只要多嘴就會招致肚子痛。從此之後,順決定緊閉雙唇,再也不發一語,同時也封閉了內心。然而,升上高中二年級後的某一天,順與其他三位同學被班導師指派為「地區交流會」的執行委員,要在交流會上表演音樂劇。不說真心話的倦怠少年、為戀愛煩惱的模範生、夢想破滅的前棒球隊王牌,以及不會說話的少女,毫無交集的他們,最後是否能順利地完成音樂劇的表演呢?

動畫電影在台灣,似乎除了宮崎駿、細田守、新海誠等知名動畫導演能觸及大眾市場外,其餘的動畫團隊仍專屬於動畫市場的小圈圈內。其實不難理解為什麼台灣人至今仍會將動畫稱之為卡通,畢竟從小看到大的名偵探柯南、哆啦A夢仍佔據主流動畫電影市場,然而近幾年,越來越多像是《聲之形》《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兼具教育意義,或是不斷累積口碑的動畫開始浮出檯面,不禁想大聲說出心底的話:「別再小看動畫電影了!」

《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話》看似校園青春的劇碼,卻不斷地觸動觀眾內心深處,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尤其是人們長越大容易忘卻最基本的道理,「言語是一把雙面刃」,朝向他人或許能保護自己、朝向自己卻又使其受傷。於是乎,觀眾需要的是一部能傳達什麼是「言語的力量」,以及該如何好好拿刀的方法。

《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話》就像是去掉霸凌題材的《聲之形》,當後者在談聲音、前者談言語,反倒成了一部相輔相成與寓教於樂的好電影。對比《聲之形》將聲音的形狀與人臉上的大叉叉實體化,本片反而活用奇幻的色彩,言語化身成會施予咒語的「蛋」,卻又不顯得中二或幼稚,倒也成為一道關於音樂劇、友情愛情親情,令人淚流不止的雞蛋料理。

「話語是能夠傷人的,是絕對沒有辦法挽回的。就算是後悔也絕對沒辦法挽回的。」

小孩的童言童語,是最純真無邪的代表,只是《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一開場便狠狠地打這句話一巴掌。將王子、城堡、魔女作為強而有力的序幕,以及穿針引線的棋子,以小觀之進而帶出言語是不管多渺小的存在,都能成為傷害他人的武器。小時候的口無遮攔,被笑說無傷大雅,但是長大懂事後,學會看人看場合說話,卻反而說不出內心的真心話,言語不只是雙面刃更是一體兩面的存在。同時作為一部老少皆宜的動畫,本片將主軸放在「從口中說出的言語」,以及無心之語、輕易說出的語言,卻也容易成為極具破壞性,甚至是難以復原的傷口。

「雖然會說話,但不知何時開始不說心底的話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為蔡依林,謝謝曾經打擊過自己的人,也有像是成瀨順一樣,遭遇打擊便倒地不起的少女。因此該如何突破心房,打破言語的彈殼,《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巧妙地選擇以「唱歌」代替言語,同樣是從口中發出的聲音,卻能藉由歌聲傳達最真摯的情緒,一如人們失戀時會聽悲歌、齊聚同樂時大唱嗨歌,旋律與歌詞成為表達心底話的替代。

面對色個角色的刻畫與視角轉換,幾乎可以說是一氣呵成,卻又能維持在一條弦上。四名說不出心底話的高中生,各自被困在不知道戀愛的泥沼、破滅的夢想與友情的擺盪,外加令人窒息的親情勒索,《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十分懂得在剛剛好的距離中,點出不同層面之於言語的力量。從一開始的不順眼再到彼此磨合,電影的青春校園生活不只令觀眾感到熟悉,甚至隨著劇中的角色一同欣喜與落淚,搭配乃木坂46的片尾曲《此刻,想說話的對象》,最後一句歌詞「原來有了想說話的對象是如此地幸福」,《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也成了能讓觀眾徹底感受到言語的力量與溫暖的作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