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過後才懂得珍惜,這可能是人類的通病吧。即便經過多少漫長和錯誤的人生,只要能從內心了解這句話,從此畫上一條分隔線,一切都來得及。《漫長的藉口》就像一個錯誤對照範本,帶領他人走上稱不上藉口的旅程,學會愛人與愛自己。

改編自導演西川美和,入圍直木賞的同名作品,《漫長的藉口》描述人氣作家衣笠幸夫(本木雅弘 飾演),得知妻子在旅途中不幸車禍身亡,當時他正在與外遇對象偷情,事後面對世人,只能偽裝為悲劇的主角。而他也開始幫忙照顧,妻子好友的孩子們。妻子過世時未曾留下一滴眼淚的幸夫,這時終於學會了「愛」…。

堅持原創電影的西川美和導演,不管是《吊橋上的秘密》《親愛的醫生》皆藉由一個懸念,帶出人性複雜的雙面刃。而《漫長的藉口》卻將秘密直接點題,妻子死後未曾哭過,真正的原因並非不愛了,而是他早已不懂得什麼是愛。本片承襲是枝裕和宛如走路的速度,並非強行灌輸愛的真諦,而是以簡而不繁的步調,將四季和主角心境轉折合而為一,讓觀眾的心也從中療癒、重生。本片自然不做作的鋪陳,是枝裕和御用的攝影師山崎裕,讓一場失去後才體會到的愛,成了綿延不斷且溫暖的佳作。

《漫長的藉口》必看的理由,更是由十六釐米膠捲拍攝,加上是枝裕和的御用攝影師山崎裕,以顆粒狀、帶有懷舊感的畫面,呈現出更加漫長且粒粒分明的生命色彩。在這個數位當道的年代,膠卷的細膩是數位無法表現的真實。

「我就是個缺乏自我認同的男人。」本片靈感來自於311大地震,面對媒體上充滿大愛的新聞,西川美和開始思考,如果是一場關係斷得很難堪的離別,會是一個怎樣的故事。《漫長的藉口》的開場,同時也是全片最重要的一幕,更是本木雅弘和深津繪里唯一的對手戲,直接點題主角幸夫狂妄且自私的個性,夫妻間笑裡藏刀的攻防戰。暴風雨前的寧靜,在妻子剪完頭髮後,以及臨走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客廳留給你收拾了」與電影最後一幕相互呼應,也讓這段漫長的藉口劃下句點。

本片如果加上台灣式副標,就是會變成《漫長的藉口》一段愛與救贖的故事。主角衣笠幸夫基本上就是渣男的代表,但是他的心路歷程,卻讓人想起佛教的『鬼子母神』,一個專門殺害人間嬰孩當食物的惡鬼,釋迦佛為了懲罰他,便藏匿惡鬼其中一個兒女,讓他嚐嚐失去孩子的痛苦。而後被教化洗心革面的鬼子母神,最後卻成了孩童的守護神。而在東京唯一的路面鐵道都電荒川線,也特別設立「鬼子母前」站以及供奉的神社。套用衣笠幸夫,他的個性其實比惡鬼更冷血,在失去妻子後罪惡感反而大於悲傷之情,直到他開始照顧陽一的孩子後,不只改變了他的個性,也讓幸夫成了他們兄妹倆的守護神。愛與救贖大概就是一種自我摸索的頓悟。

「你們明明今天才認識,那傢伙就對你說那麼多嗎?」本片已對照組的方式,讓膝下無子的人氣作家幸夫,遇上同樣妻子離世,但育有一男一女的卡車司機。藉由餐廳的突發狀況、幸夫的廚藝,展現兩位鰥夫的不知所措,以及必須學會自我獨立。開始照顧孩子的幸夫,第一次瞭解到被人需要的感覺。而人們常說家人是最親密的關係,卻往往是我們最沒有耐心和隱藏秘密的對象。幸夫和妻子雙向的秘密、陽一對孩子的不了解,以及傷人的真心話,《漫長的藉口》以離別作為不幸的開端,卻也從中讓他們因為愛而重生。

「我,沒有像文字那麼真誠坦白」作為人氣作家的幸夫,妻子過世後讓他成為被放大的焦點。從媒體的採訪、警察的詢問、火化撿骨的過程,對比過於冷靜、只在乎大眾形象的行為,以及身為小說家,文字和真實情感之間的距離。無須任何的口白陳述,幸夫的心境轉折和個性的改變,以細膩卻也顯而易見的的方式呈現。

繼七年前《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本木雅弘睽違多年的主演,同樣是面對死者的旅程,此次卻更為貼近角色之於自己的送行。不只抓住電影的恬靜與沉穩,更要表現看似悲傷實則不然的神情,再到表露憤怒和難過的情緒,本木雅弘在《漫長的藉口》早已入木超過七分。而飾演卡車司機的竹原Pistol,帶有某種純樸的演技,在電影後半段反客為主的氣勢,以及兩名小孩自然到不像演技的真實,也讓電影的情緒不斷累積而不被打斷。

「離別後所帶來的幸福,能多一個掌握也好。」《漫長的藉口》有如標準的日本電影,在沒有極大的高低起伏中,探討人類之於情感的轉變與旅程。畢竟收拾房間就和整理情緒一樣,不是把東西藏起來視而不見,而是仔細檢視哪些需要保留和被捨棄,時間才是真正的理髮師。

歡迎加入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