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深信不疑的時候,你將永遠找不到真相。」災難的開始總是緣起於傳聞,但是這些小道消息,就像將一顆石頭丟進湖裡,人們只看得見水面不斷的漣漪,卻不見沈入水底的石頭。雖然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但是《哭聲》卻讓你在看完整部片後,著實地讓人不知道該相信些什麼。

《哭聲》著實是一部難以定義類型的作品,故事圍繞在在深山小鎮中,擔任地方警察卻生性膽小的鍾久身上。一起起離奇的命案接連發生,村民的身上開始長滿疹子和膿包,原本善良的性情卻變得暴戾,甚至在亂刀砍殺家人後自殺,或是不明原因暴斃身亡。原本懷疑是吃到毒蘑菇而產生的幻覺與怪病,但科學無法解釋的怪異現象不斷發生,而這一切似乎從一個神秘的日本人來到村莊後才發生,眾多的傳聞與指控,讓漣漪越加擴大,就連鍾久的女兒也出現此症狀,他必須保護家人,不管是驅魔還是非法執法,也要找出事情的真相。

作為第69屆坎城影展正式觀摩長片的《哭聲》,以及同為韓國片代表的《下女的誘惑》,兩片不只在藝術美感和劇情鋪陳上,皆有超高水準的表現,會將其作為比較的原因,來自於完全相反的觀影情境,在接招和過招之間。樸贊郁導演將《下女的誘惑》切成三部分,以不同的人物視角重新推翻事情的全貌,使得觀眾能夠全神貫注地『接招』;而《哭聲》卻讓觀眾不斷陷入自我懷疑,只因每分每秒都在推翻真相,腦中思緒不斷與導演『過招』。

同樣讓人想二刷的《下女的誘惑》與《哭聲》,想要導演親自給你答案,亦或是化身柯南找出真兇,再度讓人驚艷韓國電影的高質量。

『A說B說謊,B說C說謊,C說A、B都說謊,到底誰在說謊?』整部電影有如這個測驗,當雙方都在指控對方說謊時,即便是以全知角度從頭到尾觀看電影的觀眾,皆有可能推敲錯誤。眼見並不一定為憑,《哭聲》厲害的地方在於,他不斷旋轉真相的銅板,即便你認真看卻有如走馬燈般,唯有最後錢幣倒下那刻,觀眾才知道朝上的是數字還是人頭。

「你沒親眼看過,怎能如此相信?」髒亂、雨天、泥濘、霧氣,小村莊中的死亡事件,不斷加重本片的陰暗抑鬱感。而導演也已廣闊浩大的深山美景作為轉場,而那也是觀眾唯一可以深呼吸,讓腦袋放鬆的時間,讓人無暇欣賞韓國全羅南道山的美麗風光。

活著的人才有哭泣的權利,卻也比死去的人更痛苦。在反覆的被導演聲東擊西的攻勢下,我們必須跟著男主角找出真相。即便眼睛所見、耳朵所聞,其實都是一種混淆視聽的做法,而這正是《哭聲》所玩的把戲。全長兩個半小時,約有近一半的時間都在鋪陳,令人想到《愛的成人式》主打令人拍案叫絕的驚人結局,最後五分鐘保證大快人心。而《哭聲》卻是令人震懾不已的驚人結局,最後三十分鐘頓時讓眼睛業障激增,分不清是真是假。

「就算我說了,你也不會信。」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本片就本質上是恐怖片,但是卻夾雜驅魔、巫師、鬼魂、殭屍、宗教等血腥畫面,觀看之前的確需要警語,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電影中會出現什麼。電影中的美術設計,尤以驅魔的場景,是導演拜訪多位神職人員,以及真正的巫師請教過後佈置而成,逼真的道具更讓詭誕的懸疑氣氛增色不少。

導演羅宏鎮曾以《追擊者》拿下韓國大鐘獎最佳導演,可以發現導演特有的說故事方法。《追擊者》近乎在開頭前十分鐘便告訴你兇手是誰、死者在哪,但是除了觀眾和兇手外,片中的人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追擊,加上改編自韓國真實連續殺人犯的故事,羅宏鎮卻以近乎直觀的角度創作劇本,讓人即便在知道真相外,依然能感受片中的懸疑和緊張感。而《哭聲》也有一曲同工之妙,帶有極為暗示意味的第一顆鏡頭,更大方地告訴你幕後兇手是誰,但是所有的告知卻比較像耳邊的催眠,一步步走向導演設下的陷阱。比較兩者,不難看出《哭聲》level大幅提升,尤其是鏡頭的穩定度,加上全片絲絲入扣的鋪陳,即便是兩個半小時片長,反而讓人大呼值得。

而韓國電影非常喜歡用男人與小女孩的組合,不管是親情友情愛情,從《大叔》《追擊者》《熔爐》等,以父親之名、男人之權的力量,去拯救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孩。《哭聲》中原本膽小無能的警察父親,為了保護女兒開始濫用職權,只為了抓出真兇。親情在片中只是一個引子,作為人類之於神之於魔鬼之間,到底該相信什麼,一如導演所說,在現實的犯罪中我找不到答案,所以就開始去想别的一些原因,也就是脫離現實的意思。於是在思索的過程中,就擴张到了超自然的範圍。』

電影引用兩次《聖經 路加福音》第24章中,耶稣死而復生的一幕:『你們為什麼慌張?為什么心生疑念呢?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是我了。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 』《哭聲》大膽加入韓國本土和西方宗教的元素,更加模糊對於陰陽交界的想像,善惡對錯之間的相信,其實一直掌握於人類手上,重點只在於心之所向,身之所往罷了。導演也提到:『被害者為什麼會成為被害者,用現實是無法說清楚的,但這是一個十分重大的問題。因為沒有理由就不會存在。這個問題牽扯到人類是什麼?創造人類的神又是什麼?神是善良的嗎?是實際存在的嗎?那之後,就會開始思考惡的問題。』

《哭聲》的角色每人皆各司其職,卻沒有明確的善惡之分。加上曾演出《正義辯護人》的郭度沅、以《青春勿語》橫掃新人獎項的千玗嬉、得獎無數實力派男演員黃正民,以及找來國村隼跨國演出日本人,另外飾演女兒的金歡喜,曾參與樸贊郁的短片《夜釣》,片中和《哭聲》相似的巫師驅魔、上身等場景,也難怪今年才13歲的她,能演出如此憤怒和複雜的角色。絲絲入扣的演技群,讓原本懸疑的氛圍成了真。

『寫劇本的時候,對各個場面觀眾的反應,劃分了百分比。一邊猜測觀眾會如何反應,一邊為了改變各種反應的比例而改寫劇本。我想在《哭聲》裡加入各種各樣的懸念。如果觀眾們再看第二遍的時候,我希望他們會對相同的場面出現不同的反應,看每一遍都能獲得不同的感受。』《哭聲》精彩的地方正如導演所說,當電影指引你向西走時,卻發現真相卻在近在眼前的東側,用人類真實的情感,讓觀眾達到極致的毛骨悚然,這早已跳脫恐怖片的設定,而是幾可亂真的

推薦族群:邏輯好的挑戰者、想看韓國高級版cult片者、想在鬼月找同伴、看過《下女的誘惑》想再被鬼神誘惑者、膽子小但又想看恐怖片、想瞧瞧七小時打敗《美國隊長》的神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