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 かさね 映画」的圖片搜尋結果

美的定義到底是什麼?醜的東西又是什麼?是人美心也美的過譽,還是人醜性騷擾的嘲諷?之於《累》來說,灰姑娘只存在於童話故事,玻璃高跟鞋變成受詛咒的口紅,以及這個社會對於對於美醜的定義,皆為冠冕堂皇的枷鎖。

改編自松浦だるま漫畫《累-醜陋的東西都是不被需要的》,「累kasane」是女主角的名字,也是日本傳說中一名醜女被丈夫所殺,心生怨念而不斷作祟的民間傳說。當演技不佳的絕世美人,與擁有天才般演技卻醜陋的女子,透過一支能互換臉的口紅,改變兩個女子的人生,而所謂的美麗,一如《信用詐欺師JP》第八集所說,「真正的美麗,其實是女人逃不掉的一種詛咒。」

《累》就像是將從小被灌輸長大要成為仙杜瑞拉的女孩,不是在12點之前,而是每12個小時,以最血淋淋地方式,拉出南瓜馬車。

灰姑娘美麗的外表與心地善良的個性,對比繼母與姊姊們醜陋的心靈與外表,最終得到幸福的仍是受仙女眷顧的灰姑娘。聽著《白雪公主》《睡美人》這些以貌取人的童話故事長大,無形之中被注入「公主之所以成功,只是美貌帶給她的與眾不同,而醜女的下場卻總是淒慘的」錯誤觀念。改編自湊佳苗的《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同樣嘲諷世人對於美女與醜女的偏見,最終換來的同樣是無法挽回的悲劇,《累》則是在懸疑中加入奇幻的色彩,一如片頭與片尾,那一幕幕尼娜與累,各自以「單眼」凝視世界的方式。

「累 かさね 映画」的圖片搜尋結果

曾執導《殺人草莓夜 劇場版》 《戀愛腦內大作戰》的佐藤祐市導演,在懸疑與奇幻中取得絕佳的平衡,運用大量的手持鏡頭,展現尼娜與累之間波動的情緒,也將原本線性的時間軸,將兒時回憶穿插其中,使得電影節奏得以維持緊張與張力之感。大量刪減原著漫畫的複雜性與支線,尼娜與累的個性變得更加立體,同時也從各取所求、相互依存的情感,隨著關係的變化成為寄生、搶奪自我主體與容身之處的狀態。人人都說內在比外在還重要,卻會假狀性忽略現實中「外貌取決於一切」的真理。

 

「我站在這些人的中心,他們看著我的臉,笑著。」

人類的自卑與優越感,與美醜的概念一樣,大多是後天與社會的摩擦下所生成的,《累》即是建立於此基準點上。推翻人美心也美的價值觀,而是將美醜之於個性的因果關係,變相地轉移至變臉之後的人格變化。堂堂正正地尼娜,與遮遮掩掩的累,從一開始,兩人之間的「優越感」便以失衡。

外貌的改變,可以讓人獲得自信、金錢、地位,甚至是愛情,對於累來說,尼娜的美貌帶給她全新的人生,有如摸著心愛的睡美人洋娃娃,累要守護的是這張完美的「臉」,她愛上的不是自己,而是長期深受他人嘲諷與欺負下,進而從原本的「自卑」逐漸變成對於醜陋的「恨」與「嫉妒」。

「累 かさね 映画」的圖片搜尋結果

「全部都是假的,但是在戲劇的世界什麼都會變成真的。」

什麼是真,什麼是假,透過舞台上必須飾演另外一個角色的演員,就算是假的也要演成真的,而之於演員這個身份,觀眾所認知的那個演員,永遠是鏡頭下所自我拼湊的想像,《累》在此一層面刻畫得十分細膩,透過一則根本不是自己專訪、舞台上有著自己臉蛋的另一個人,堆疊真與假之間失控的界線。

本片透過兩齣知名舞台劇,各自暗喻尼娜與累的人生。契科夫的《海鷗》是尼娜對於愛情的不顧一切,劇中擁有美貌、一心想成為女演員的女主角,不斷自述「我是海鷗?我是海鷗!」,不惜代價只為了成名,卻敗在愛情這一關,仍是努力克服困境最終得以功成名就,而此劇女主角的名字恰好也是尼娜。而現實中看著《海鷗》的錄影帶流淚的,卻是尼娜本人。

第二部為王爾德的《莎樂美》描述莎樂美在母親的指使下,成為復仇的工具。然而莎樂美卻也因為向約翰求愛遭拒後由愛生恨,在為希律王跳七重紗舞時乘機索要聖人的首級,最後親吻其頭顱。最後,莎樂美得到了與聖人相同的命運,被處以死刑。

相較於《海鷗》,《莎樂美》幾乎可以說是《累》的原型,母親傳下來的口紅,從各取所求到被奪走一切的恨,為了得到一吻而逐漸畸形的心態。本片的高潮同時也落在《莎樂美》跳著七層紗之舞的橋段,在土屋太鳳精彩的演技與舞藝詮釋下,真正的莎樂美得以成形。
相關圖片

兩位晨間劇女主角土屋太鳳、芳根京子,一改過往清純形象,《累》足以成為兩人的代表作,尤以土屋太鳳發揮其舞蹈專長,一場充滿媚與魅的舞蹈,與尼娜人格的情緒與表情切換,土屋太鳳驚人的演繹與突破,完全掌握整部電影的節奏。淺野忠信飾演的經紀人,作為推波助瀾的角色,雖然在支線上略顯可惜並無收回,其壓倒性的演技是激發兩位女主角的助力。

「我,是真正的尼娜。」

不同於原著的結局,一場真偽、美醜之間的爭奪,最終也已略顯曖昧與開放式的答案,讓醜陋二字得以墜落深淵。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rMing 的頭像
CharMing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