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戀,大概是僅次於偷情不倫之外,日本人最喜歡的禁忌關係。改編自島本理生同名小說,原著大量地內心獨白,來到電影成了能夠美化此段關係的旁白,同時也相對應日文原片名ナラタージュ(Narrtage)。

開場,印入眼簾的是《美麗蘿賽塔》的電影海報,這或許也成了行定勳想以此片為中心,致敬經典電影的開端。拍出17歲少女的青春時期,面對現實的不順遂,想要與他人有所隔絕的情感,加上兩者皆有一幕幕換穿鞋子、特寫雙腳的鏡頭,來到《愛,不由自主》成了渴望被擁有、合腳的愛情,以及寧可裸足受傷,也要飛奔到愛人身邊的衝動,標準王道的二選一。只不過,《美麗蘿賽塔》如紀錄片般寫實的氛圍,或許不該與本片相互比較,畢竟《愛,不由自主》更多的是對於愛情的過度美化,以及無法令人感同身受之情。

透過原著中泉與葉山以電影串起的交流,同樣透過兩人在「成瀨已喜男」的經典回顧展巧遇,《浮雲》《女人步上樓梯時》登場的皆是不願為了小三離婚的男人、《流浪記》女人之於愛情的各種選擇。《愛,不由自主》藉由電影中的電影,不斷加強兩人之間複雜的愛戀與關係,尤以透過最會描寫大環境下女人生存的成瀨已喜男,再次帶出本片的主旨「大人的戀愛也是很辛苦的」。

此外,《隣の女》同樣也是丈夫重逢多年的愛人,兩人舊情復燃男方內心卻又充滿罪惡感;泉在葉山家中發現《在黑暗中漫舞》(母親為了兒子醫藥費而逐漸失明),其實是這老師妻子喜歡的電影,兩人的尷尬就像是DVD上印著女主角頭像的包裝,代替妻子介入一般。而兩人皆喜歡的西班牙導演 Víctor Erice,電影中同樣出現多次,透過一段對話更可以說是彰顯兩人的關係:

「你可以在客廳看電影,直到早上」

「如果能這樣也好,我也有新買的《南方 El sur》」

「那部電影也不錯,但是我更喜歡《蜂巢幽靈》」

「我喜歡《南方 El sur》的父親和女兒之間的關係。」


《南方 El sur》描述深愛父親的女兒,長大後卻發現父親有了另外一個女人;《蜂巢幽靈》描述陷入幻想世界的安娜,在山中小屋找到帶著懷錶的軍人,幾天後卻發現父親帶著懷錶,而那個人卻消失了...

不管是行定勳還是島本理生,在故事中加入許多電影做伏筆與暗喻,如此地大費周章,就像是將兩人的關係藉由其他的電影作品,丟到另外一個平行時空檢視。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就當作這些都是電影中的小彩蛋吧。


「和你在一起太痛苦,沒有你又活不下去。」

儘管電影與小說之間,並無太大的差異,僅刪除許多泉與家人出國後對於老師的思念,以及與劇團學弟妹的鋪陳,改而大量地電影語言作為前後呼應的記號,卻也對電影本身無太大助益。畢竟,不斷互相傷害、放線上鉤後卻又將魚丟到水桶裡不處理,甚至是牽連無辜的人進來,即便畫面再唯美,仍舊無法認同這對師生戀吧。

「我想,並不是因為年紀小,所以那就不是愛,正因為年紀小,才來不及發現那正是愛。」《愛,不由自主》小說以此句,作為故事的序與開場,同時這也概括電影的調性,不斷強化著,這是一部關於一段愛與無法相愛的故事。然而,對於妻子的背景著墨太少,葉山的個性來到電影少了某種沉穩,更像是過於衝動行事,以及X後不理的爛男人。果然,太過於迂迴的角色,在他討厭自己之前就會先被觀眾討厭吧。

有村架純的表現算是稱職,難得展現自己性感的一面,而本片也因為規定晨間劇女主角拍戲期間,不得有任何性感裸露的不成文規定,有村也算是在晨間劇結束後難得地大解放、突破尺度,雖然也不難看出,不管是有村還是坂口健太郎,對於演出床戲的生澀與尷尬感。最後,松本潤不適合這個角色。

愛到失去理智的苦戀,如果沒有做到像《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晝顏》戲劇化的程度,最苦的絕對會是坐在電影院兩個半小時的觀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rMing 的頭像
CharMing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