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所以會憤怒,是因為有想守護的人、有想信任的事物,所以才會用盡全力對自己或是他人,釋放或者壓抑。將「怒」字拆開來,是被奴役的心,一如電影中翻騰的情緒,在信任與懷疑之前擺盪。

改編自吉田修一同名小說,《怒》描述一樁慘無人道的全家兇殺案,兇手甚至用死者的血在牆上寫上大大的怒字,警方卻遲遲抓不到兇手。一年後,住在千葉的洋平(渡邊謙 飾)與女兒愛子(宮崎葵 飾),遇見了來路不明的年輕男子哲也(松山研一 飾);在東京工作的優馬(妻夫木聰 飾),邂逅神祕的直人(綾野剛 飾);轉學到沖繩的高中生泉(廣瀨鈴 飾),遇見了從無人島過來的神秘男子信吾(森山未來 飾)。三段充滿謎團的故事發生於同一個時間點,每人私下古怪的行徑也讓彼此開始互相猜疑,誰才是當年震驚全國的血案兇手?

吉田修一第六部被搬上大螢幕的作品,找來曾經合作《惡人》的李相日執導、坂本龍一配樂,似乎想要再創前作巔峰。如果說《惡人》將寂寞與孤獨作為分母,那《怒》便是在分子套入放上信任與愛,在兩者之間誰能夠被整除,不能被整除的餘數又該何去何從?

作為故事、支線、出場人物更複雜和龐大的《怒》,在千葉、東京、沖繩三個城鎮,將近十個主要出場人物,在改編上不只更加困難,其角色背景設定、鋪陳也容易被電影篇幅限制住。單就兩者比較,李相日明顯地沒有超越自己的前作,但至少他將《怒》的情緒和精華,以鏡頭敘事和剪接,在沒有顧此失彼卻不小心頭重腳輕的結果,讓觀眾再次看見所謂的信任與怒之間,似乎沒有所謂的邊界。

「他一有怒氣就忍不住寫出來。」從憤怒的兇殺案作為開端,電影中新聞報導和警方追查成了主要帶領故事的主軸,藉由嫌疑犯合成圖、身體特徵,不斷穿插於其中,讓觀眾猜疑誰才是兇手。就架構而言,《怒》的表現手法趨近於懸疑推理,尤以李相日為了將三個龐大的故事線合而為一,在前半段使用相當大量的剪輯,在A說話的同時,卻呈現B和C的畫面,好讓電影能夠讓三個敘事線同時進行,且大致以同樣的角色行為並行推進,將電影節奏維持在同一步調。

「不管再怎麼喊,再怎麼憤怒,也不能改變什麼。」片長將近兩個半,卻絲毫沒有冗長之感,只可惜礙於篇幅,不得不刪減原著中的人物背景設定與鋪陳,對於沒看過原著的觀眾,很可能會對於電影後半段情緒的爆發難以投入(甚至憤怒)。尤以千葉和沖繩的敘事線,宮崎葵(被強迫賣身而非自願)和松山研一(被暴力討債)的悲慘過去、廣瀨鈴(母親不佳的男性關係)的人物設定,皆以簡短的陳述帶過,容易使得共鳴感相對降低許多,沒有完整且清楚交代,只能說是功虧一簣。

李相日x坂本龍一等於催淚魔。不管是電影還是小說,其角色的情緒非常具有張力,因為他們都有說不出來的憤怒之情,不管是對自己還是他人,卻無從宣洩。而日本片最擅長的便是將人物的情緒放到最大,在煽情中不斷釋放催淚彈,輔以演員帶有渲染力的演技。電影後半段,雖然再度將煽情做好做滿,卻在收尾顯得有股頭重腳輕、沒有好好收尾之感,也因為刪除原著中「我沒有告訴任何人」的後續,著實浪費前面的鋪陳和原本角色的用心(想看小說結局劇透請反白)小說中辰哉被捕後,始終不願意供出殺人動機,只因為他不希望其他人知道泉曾經被侵犯的事情。

『很多人心裡沒有在乎的事。不懂得在乎的人,錯以為自己沒有東西可失去,於是他們恥笑,輕笑那些執著於珍愛之物,時喜時憂的人。』這是《惡人》中失去女兒的父親對男大生所說的話,多年後的《怒》,電影中的角色皆擁有對於自己的憤怒,曾從事性工作的過去、自己的性取向、被他人施暴、袖手旁觀的無助、無能為力的父愛、父母親的債務...他們的憤怒看似很大,卻無法以妥善的方式表現出來。他們都在尋找人生中的避風港與燈塔,在寂寞中試圖相信身邊所在乎的人,但是所謂的信任與懷疑卻也擊垮了自己。

「真正重要的東西,不會增加只會慢慢減少。」從公布選角人選開始,《怒》便得到廣大的討論度,要說近年來最適合、最搶眼的選角或許一點也不為過。每個演員不論年齡、藝齡多寡,都完美扮演自己的角色。相較於曾經在同是改編自吉田修一《橫道世之介》飾演同志的綾野剛,妻夫木聰不只是首度詮釋,兩人更在片中有尺度大開的親密床戲。而越哭越美麗的宮崎葵,更在電影中表現堪稱從影以來最嚎啕大哭的哭戲,唯有她能同時詮釋帶有稚氣與傲氣的氣質;廣瀨鈴在片中更有極為出色的表現,相較於之前《海街日記》的單純,卻在數幕充滿情緒的戲份,表現完全不輸給前輩的渲染力。而嫌疑犯三人組,綾野剛、松山研一、森山未來在現實中真的會被誤認的組合,雖然淪為配角卻也不失風采。最可惜的莫過於渡邊謙,在宣傳上因為輩份關係被定位為主演,在電影中的戲份卻不多。(粉絲代表:高畑充希短短兩幕戲,演技依舊光彩奪人。)

「有些事無法靠自己改變,光想就覺得很無力。」吉田修一從未寫過充滿絕望的作品,過往作品《惡人》《東京同棲生活》《橫道世之介》中,看得出他對於人性本善的堅持,人類的怒或惡都是被後天環境所改變的,使得在黑暗的題材中也能看見一絲希望或光芒。這是一部講述信任的電影,卻也不將相信他人變成絕對的答案,一如信任也會出現背叛。正因為沒有絕對,電影最後一顆鏡頭便給了最清澈的藍天與大海,以及用最適當也不傷害他人的方式,釋放自己的憤怒。

《怒》以近乎完整的方式,講述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在崩毀的剎那,令人錐心刺骨的痛與懊悔。藉由每個角色精準的演技,搭配懸疑的節奏和敘事,讓觀眾對於兩個半小時的片長,絲毫不會感到冗長。

推薦族群:想看史上最登對同志情侶、眾多實力派演員同台飆戲、想被沈重氛圍壓垮、美到發亮的鏡頭

延伸閱讀:光明與黑暗系的日本作家-吉田修一(作品篇)光明與黑暗系的日本作家-吉田修一化身遊戲王(作家篇) 

歡迎加入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