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奏曲,意味著數種樂器同時演奏,呈現互相競爭卻同時協助表演的曲風。穿越時空來到戰國的三郎,以及將其身分託付給他的織田信長,兩人是合作的夥伴卻也是替身與真實的關係,從日劇的合作來到了電影,從互相協助來到了羨慕忌妒,這一曲,其實早已注定由織田信長葬身於本能寺做結。

為什麼大結局一定要電影化?除了賺更多錢之外,更重要的是在密閉的空間、偌大的螢幕上,好好總結一部作品的精隨,而《信長協奏曲》不只滿足了日劇影迷,更讓尚未看過電視劇的人,快速地進入狀況,甚至是可以作為一部可獨立出來的作品。無須腦補,電影版為了幫助觀眾複習,從開場便以前情提要的方式回想,在後半也加入許多回憶的畫面,雖然在影像上造成在大螢幕看日劇之感。而電影也切成兩部分,前半部到本能寺之變的鋪陳,再到後半段的重頭戲,濃濃的日劇感加上在戰爭等大場景戲份,並沒有給人浩大且壯觀的電影感,大概是本片最可惜之處。

「人生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較,如夢又似幻;一度得生者,又豈有不滅者乎。」作為織田信長最喜歡的歌謠《敦盛》,不只暗示了他的一生,更成了《信長協奏曲》從日劇到電影版調性的轉換。重生過後必定會有死期,而1582年6月21日,「織田信長的家臣明智光秀於京都附近的桂川叛變,討伐位於本能寺的織田信長及其後繼者織田信忠,逼使兩人先後自殺。本能寺在事變時發生火災,令信長葬身火海且屍骨難存。」本能寺之變可以說是日本的中介,從群雄紛亂到統一的轉捩點。於是乎,如何處理兩個織田信長(三郎/明智光秀)以及羽柴秀吉三人之間的愛恨情仇,同時又不能偏離史實太遠,《信長協奏曲》的拿捏不只恰當,更進一步玩轉織田信長的屍體隨灰燼下落不明、明智光秀為何叛變的史實,從歷史到電影,再次讓人看見日本人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要說《信長協奏曲》電影版,從頭到尾以本能寺之變,作為整部片的鋪陳,再恰當也不過。歷史中,織田信長唯我獨尊、殘暴好殺以及賞罰分明的個性,雖然讓他成為戰國中的梟雄,卻也間接造成其部下反叛的原因之一。有趣的是,日本人對於織田信長的喜愛已經到走火入魔的程度,大量的影像以及電玩等,將其塑造成日本最偉大的英雄,而《信長協奏曲》更可以說是通篇講述織田信長的好,甚至以穿越時空的開朗高中生,取代了原本不苟言笑的真身。

「你就像是照亮大家的太陽,而我卻只能當夜晚出現的月亮。」假扮的冒牌貨居然比自己優秀、受人愛戴,更打造織田軍隊的半片江山,反觀自己只能以明智光秀之名,帶著面具躲在不為人知的角落,《信長協奏曲》可以說是日本版的《盜貼人生》。此時,由山田孝之飾演的豐臣秀吉,便慫恿明智光秀(真織田信長)殺死冒牌的織田,而這三人關係的轉變在必須符合史實下,成了有趣的身分輪轉。即便劇中人物個性和真實有出入,但是能以有趣且輕鬆的方式,邊看帥哥邊學歷史,對於不熟悉日本史的觀眾,《信長協奏曲》是極為入門的選擇。

「我很慶幸能在這個時代遇見你」,除了信長之死外,和妻子歸蝶之間的愛情故事也必須有個結尾。三郎穿越時空來到戰國遇見了自己的真愛,而兩人略帶幼稚的打鬧,也從日劇延續到電影。飾演歸蝶的柴崎幸,非常有古裝扮相的他,電影中主要以和小栗旬的對手戲為主,雖然戲分不多,卻也是《信長協奏曲》最引人淚崩的橋段。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兩人之間的愛情,完全詮釋這句話的涵義。

如果你知道自己即將死去,你會奮力抵抗命運嗎?即便你知道歷史無法改變?《信長協奏曲》以看似不可為而為之的劇情,試圖帶給觀眾希望與想像。「和平的世代總有一天會到來」,在日劇中不斷重複著「我想這就是我成為織田信長的原因」,電影大結局也再次強調三郎穿越歷史來到過去的意義。從前情提要到本能寺的鋪陳,最後以中規中矩的圓滿畫上句點。雖然少了日劇版的穿越笑梗,《信長協奏曲》基本上就是將日劇的結局搬上大螢幕,以多延長兩集的方式交代本能寺之變。

藉由大螢幕和音響的效果,許多情緒被放大,電影的節奏相較於日劇較快,對於沒看過日劇的人,就像在看織田信長人生最後的跑馬燈,但是也相對地滿足想要看大結局的觀眾。雖然我們明知多年後的日本或是全世界,真正和平的世代尚未產生,戰爭依舊侵襲著,但是擁有信念、種下種子,人人都是織田信長。

推薦族群:想看帥氣男優的精湛演技、信長協奏曲日劇粉絲、對日本史有興趣的初學者

歡迎加入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