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著也好醒來也罷」的圖片搜尋結果

關於愛情,一直都是很暴力的事情,只因沒有人能夠預測情感的走向,可能一個瞬間就掉頭就走,亦或是面對不知道是否正確的人,迎面擁抱。一如《睡著也好醒來也罷》將最暴力與激烈的情感做到極致的「命運」,以極富鏡頭語言的「方向感」。

圍繞於本片的,是一張相似的臉孔,橫跨十年的愛情故事,只是《情書》的中山美穗成了東出昌大。然而,對於意識到原來自己長得像對方的初戀情人,兩部電影生成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心情,翻著畢業紀念冊的博子,對著藤井樹母親說著,「如果像得話,我就不能原諒他,如果這是他選擇我的原因。他曾說對我是一見鍾情,我也這樣相信著。但這個一見鍾情也是有原因的,我一直被他欺騙著。」

而後藤井樹的母親是這麼回應的博子的,「那孩子還真幸運啊,死了之後還有像你這樣的人對他吃醋。」從嫉妒到分享回憶寄出的一封封情書,那是岩井俊二的浪漫。回到《睡著也好醒來也罷》則成了一句面對這個問題時,最浪漫與溫暖的正解,「如果我長得像他,那麼現在和你交往的我非常幸運。」

其實將《情書》《睡著也好醒來也罷》相提並論,意外地能找出某種連結。男藤井樹最後要求女藤井樹還的那本〈追憶似水年華〉,小說整體結構是敘述者對所經歷的往事之回顧,書中的人們不斷「在回憶中尋找真實生活」,一如朝子對於擁有相同長相的亮平與麥,她已分不清心之所向,這種感覺就和「做夢」的情境一樣。片中貫穿全片「牛腸茂雄」的攝影寫真展,一張張黑白照片皆是凝視著鏡頭的人們,他們沒有笑容卻也讀不出太多情緒。導演濱口龍介將攝影師牛腸茂雄小時曾罹患疾病,使得身體停止生長,對比朝子看似在與亮平相遇後有所成長,事實上她的精神年齡卻依舊停在與麥相遇的時光。


什麼是命運,以籠統的方式解釋之,及為人類不可改變與不可抗力的外力,放到《睡著也好醒來也罷》則成了煙火、下雨天、地震所產生的命運,會促使人們改變自身的「方向性」:原本在天橋上各自向左向右的兩人,煙火的爆炸聲驚醒兩人的愛情;原本從樓梯間俯瞰朝子的亮平,天空突然下起的雨讓兩人的視線對上;地震發生時原本朝著同一方向前進的人們,唯有朝子逆向地從前方走來。《睡著也好醒來也罷》將看似狗血與離奇的劇情發展,幻化成一幕幕極富詩意與美感的畫面,讓所謂的「原本」都成了能夠稱之為命運的說詞。

往南走是大阪、往北走是仙台、北海道,而身處東京的兩人則是在這段距離中,用自己的方式選擇前往之處,他們三人之間卻像是那一幕在河堤追趕的鏡頭,像是在光與影的見證下,被驅趕的命運。


相較於濱口龍介成名代表作《Happy Hour》,本片是他首度以非獨立製片的方式完成的電影,雖然本片不足前作的藝術感餘味,然而即便走向主流與商業,濱口龍介依舊是濱口龍介。能將一部電影的台詞與鏡頭以穿針引線的方式,打造一部外表看似愛情文藝片,骨子裡卻是充滿波折與戲劇化的情節發展的「類八點檔」。然而相較於近年來多數的漫改純愛電影,《睡著也好醒來也罷》所面臨的愛情抉擇,才是在醒來與睡著之間,細膩且揪心的狂放,在濱口龍介每一顆別有深意的鏡頭。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rMing 的頭像
CharMing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