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能不愛電影,一旦攝影機啟動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停拍,拼死拼活都要完成這部作品,這就是電影的魅力。而一部之所以能憑藉口耳相傳,在300萬的製作費創下一票難求、16億票房紀錄、110萬觀影人次的《一屍到底》,即是透過幽默且真實感十足的畫面,拍出一部獻給日本獨立電影與所有拍片人與觀眾的電影。它真的不是一部殭屍片,而是貨真價實一屍到底的神片。

一如《屍速列車》、《殭屍哪有那麼帥》前者的父愛之情再到後者的純愛浪漫,《我不是英雄》則是拍出日本少見的大型殭屍動作類型片。殭屍之所以被觀眾所愛,即是因為他是與人類最為接近的怪物,也是最容易拍攝的題材。大量地血漿加上特殊化妝,殭屍與人類的戰爭永遠不會停止,直到《一屍到底》拍出的,是殭屍以外,人類與電影之間的戰鬥,不禁令人想起《聽說桐島退社了》用攝影機展開真正的戰鬥。


開場37分鐘的一鏡到底,沒有太高明的技法或是敘事,明顯地收音失誤,在空曠的建築所造成的強大回音,前後不一與刻意的鏡頭,甚至是如此誇張的特效與節奏,直到電影結束最後一秒,才發現所謂看似失敗的「放送事故」,其實才是電影之所以好看的原因。高明的並非鏡頭所見,而是鏡頭之外的劇組們,為了one cut所付出的心血,一如電影所說,最遜的東西往往才是最酷的。

不同於《地獄開麥拉》《開麥拉驚魂》瘋狂的情境設定,《一屍到底》卻是所有劇組的日常,不會出現真正的殭屍,只因為最難搞的永遠是大牌的演員、攝影師的突發狀況、出一張嘴的製片與決策人,以及一堆人為卻不可預知的突發狀況,在片場,最可怕的永遠不是殭屍。

《一屍到底》由三段篇章組成,一鏡到底的拍攝成果、一個月前籌組過程、making film的類幕後花絮,最後還包括片尾真正的幕後花絮。本片高明之處,來自於透過鏡頭後的兵慌馬亂,組成鏡頭前精彩的每一幕,因此當看似奇怪的長鏡頭、莫名歪斜的鏡頭,甚至演員奇怪的表現,全都成了負負得正的存在,而這也與許多電影拍攝,出現劇本以外的突發狀況,反而能得到更多意想不到的效果一樣。這就是電影迷人的地方。

最後巧妙的安排也與《幸福湯屋》所要表達的鏡頭語言相同,電影,是由一群熱愛電影的人支撐而成的,不是隨便地「碰!」一聲就能輕易掙脫。此外電影中幾乎由女性組成的工作人員,似乎也能作為一種日本影視圈,女性抬頭的一種宣示吧。

《一屍到底》是獻給所有笑著拍片的人、日本獨立電影最好的禮物,以及所有笑著走出電影院的觀眾們。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rMing 的頭像
CharMing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