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你特別喜歡一首歌或一部電影,不是因為他特別好,而是他總能輕易地讓觀眾對號入座,投射自身的情緒至作品,《後來的我們》便是這樣的一部作品,一如劉若英之於歌壇的地位。簡單來說,《後來的我們》說的是觀眾集體對於「前任」的故事,喜、怒、憂、懼、愛、憎、欲的集體,一部非常劉若英的愛情電影。

劉若英執導首部劇情長片,《後來的我們》描述機緣巧合下,身為同鄉的小曉(周冬雨飾演)和見清(井柏然飾演)的兩人命運交纏,在經歷了普通情侶都會經歷的「熱戀」、「分手」、「錯過」、「重逢」後再也回不到最初的愛情故事。

雖然說的是同一種語言,台灣人看中國的愛情電影,仍會因為生長環境、說話用詞的差異而有所隔閡,不管是《致我們終將失去的青春》《左耳》等大熱之作,過分用力以及中國式的小說式台詞,總會令人難以投入。因此,劉若英的台式愛情,不僅能透過小清新中和中國電影的強勢,使得觀眾忽略片中略顯做作的台詞,反之套用至自身過往經驗,在大笑大哭之後,心滿意足地走出電影院。  

 

「假如依恩再也找不到凱莉,這世界就再也不會有色彩了」

黑白與彩色、成功與失敗、老家與北京、全家團員與無人的房子,《後來的我們》將所有的物件皆放置於天秤上,輔以明顯的電影語言與相對應的台詞,就像是把電影教科書所教的技巧,全部套用至電影中。現在是黑白的,過去是彩色的,本片的時間軸做得非常乾脆,以每年的農曆過年作為年的分界,將十年濃縮成兩小時,並且從一開始便告訴觀眾,這不是王子與公主過上幸福快樂日子的童話。

是取巧也是聰明,將兩人之間的關係與變化作為後續發展的懸念,並且結合劇中電腦遊戲的概念,昇華成完整度極高的作品。當然,完整不等於完美,偏偏《後來的我們》就是有辦法讓觀眾將自身的經驗與電影重疊。以至於,最終將會分不清眼淚是為了見清與小曉而落,亦或是觀眾成為大銀幕上的小曉與見青。

 

「緣份已逝,能不負對方就好。」

一個人一生中,能夠遇到幾個願意為你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的人?《後來的我們》就像是將愛情的起承轉合,全部濃縮成一包良藥苦口的回憶。從一雙「我又不是穿給你看」的鞋,再到願意與對方同甘共苦、吃同一碗泡麵,接連喚起觀眾記憶的共鳴,將愛與情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透過周冬雨與井柏然間的自然的演技,揮別多數愛情電影中的虛偽,甚至是毀三觀的劇情,反而聚焦於最簡單的「對你好」三個字,總結愛情。只可惜,前半段的鋪陳到後面成了後繼無力的拖戲,戀愛戲好寫、分手戲難拍,「過去」是殘酷與甜蜜的現實,「現在」則成了懷念與想念的狗血,忽略劇情只為了寫出名言佳句的猛藥,成了本片之於這對佳偶以外,最大的遺憾。

本片在喜與悲之間的拿捏十分得宜,在老套的愛來愛去的感情背後,是建立在寫實與現實的大社會、大城市,「北漂」並非少見的題材,然而置於本片不僅能同時談愛情、親情、夢想,是制衡所有「自己」與「他者」之間的產物。天安門象徵北京、沙發代表一個家,同樣的分享同一個耳機一戲,《後來的我們》就是有辦法玩出新意,以及引人發噱的橋段。

 

「好好吃飯,累了就回來。」

從2007年的返鄉,小曉與見青的相遇,並且帶出兩個家庭的親情線最後再交織成一條,從陌生人再到朋友、男女朋友,最後又變成熟悉的陌生人,對照見清與父親之間若即若離的關係,《後來的我們》以每一年的除夕夜作為切點,透過不同的交通工具、人數、地點,總結電影沒拍出來的一年,就現實層面而言極具深意。雖然看似片段倒也能夠真誠展現中國人的過年文化,以各種善意的謊言與偽裝構成。原本的劇本,並沒有「父親」這個角色,反而是在製片的建議下,才加入由田壯壯飾演的見清父親,多虧此條親情線與田壯壯,足以為《後來的我們》加分不少。

 

「不是因為我想要什麼,你才他媽的知道你要什麼」

相遇、相知、相伴、相戀、相對、相負、相棄、相念、相惜、相會,《後來的我們》是一部非常劉若英的作品,一如過往那些膾炙人口的歌曲,人們唱的不是歌,而是歌詞與自身回憶串連的情感。說著「後來的我們什麼都有了,卻沒有了我們」,將愛情設下無數的假設與如果,因此當觀眾在看小曉與見清的過去時,卻也彷彿已看見他們的後來。愛情是能夠說在一起就在一起,說散就散的嗎?答案是可以的,即便從想念變成錯過,成了略顯刻意的情緒轉折之外,兩人之間的價值觀「先後」被城市所改變,一個是活在當下,另一個則是想著未來,兩者產生的時空不同步,不禁令人想起《致我們終將失去的青春》台詞,「也許我如果願意和你一起吃苦呢?」「但是我不願意」男女之間的差異,最終仍落向男人事業有成的世俗。麵包只是麵包,但是房子卻不是真正的家。

周冬雨與井柏然的組合,可謂天衣無縫,《七月與安生》《喜歡你》開啟了周冬雨鬼靈精怪與man味十足的戲路,卻又足以挑起情感層面最柔軟的那塊。井柏然則是收起他在《捉妖記》的呆萌,卻又足以對付周冬雨的攻勢,兩人一如投手與捕手,展現絕佳的自然互動。田壯壯的演出,即便被批北京口音與電影中地方爸爸的形象不符,倒也延續《相愛相親》願意用愛為家人付出的溫情,即便戲份不多,最後的「聲演」是壓下還沒落淚的觀眾最後一根稻草。

後來,我們真的學會如何去愛了嗎?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rMing 的頭像
CharMing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