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黑暗,是能光明面抹煞的嗎?電影沒有給一個明確的答案,甚至也不給予討論的空間,而是用大量環環相扣的事件,提供觀眾戲劇化、展現人類愚蠢的另一面。本片追尋著《預告犯》《惡魔蛙男》傳統的警察抓殺人犯的路線,善與惡中間畫線分明,卻也不斷直指比惡還更可怕的是不純粹的殺意。

只可惜,《不能犯》沒有前兩部片之於光明與黑暗面,較偏向於某方的立場選擇,反而因為片中過於巧合的情節,使得所有一切皆來得不真實,以及難以認可與投入。在案件的選擇上,甚至不如上映前推出的前導劇,透過「引導」的念力控制他人之行為,而非電影中略顯幼稚的殺意。

觀眾作為一個全知的角色,是該遵循惡有惡報,還是邪不勝正的信念,之於本片而言,反而像是不斷驗證宇相吹正所說「人類這種生物真是愚蠢。」雖然《不能犯》的血腥感力道十足,卻也因為一個接一個的事件,而略顯疲乏。

稍嫌刻意的台詞與表演,加上澤尻英龍華整體的氣勢,完全凌駕於角色的不適任(標準的選角失敗),是《不能犯》的不功不過。反倒是,松坂桃李、間宮祥太朗的壞人角色,足以拉起電影真正的高潮與看點。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rMing 的頭像
CharMing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