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近距離戀愛》被拍成電影後,這世上就不會有比這部更可怕的師生戀電影。畢竟翻白眼仍是有一個限度,而對於早已脫離純愛年紀的觀眾,保持青春時期的幻想,與些許粉紅泡泡的心跳加速,《白晝的流星》剛好抓在一個極佳的平衡點。

老師、同學二選一,如此老套的劇情卻總是拍不膩。學生時期對於老師的幻想與崇拜,「難道我就不可以嗎?」的經典台詞,似乎也總是聽不膩。只可惜當大家都在跪求坂口健太郎飾演《白晝的流星》的馬村同學,沒想到他卻演了另外一部廣瀨鈴、生田斗真的《先生》師生戀。另外一方面,你必須先對於三浦翔平抱有很大的愛,畢竟過於輕浮的東京男人形象,實在難以套入老師的角色中。喊著「啾啾」的小暱稱,以及過於親密的肢體互動,對於過於理性的人來說,是某種程度的性騷擾吧。

簡而言之,這就是一部漫改純愛電影。被譽為初戀聖經的原著漫畫,令人心花怒放的撩妹技巧,總顯得不切實際。幸好,本片的導演是曾執導《現在只想愛你》《四月是你的謊言》的新城毅彥,在漫畫的世界觀中卻又懂得加入點現實的元素,畢竟漫改的原罪即是要呈現原著的經典橋段,如何不讓二次元脫序,考驗得便是導演的功力。如何處理三角戀,亦或是友情與愛情的抉擇,在人物的心境轉折與故事的流暢度,倒也維持在中上的程度。只要適當地丟掉理性與邏輯,或者把東京當成任意門的瞬間移動,不管有無看過漫畫,《白晝的流星》皆是一部能令人看得愉快的作品。

繼《帝一之國》《俺物語》,永野芽郁十分懂得接演如何凸顯自身優勢的電影,而她似乎快變成吉祥寺之女,幾乎在日本同時上映的《公園小情歌》《白晝的流星》皆是在井之頭公園大量取景,兩部完全不同的形象與造型,再度證明永野芽郁未來的不可限量。或者說,多虧了永野芽郁自然的演技,才得以成就《白晝的流星》的質量。諸多的笑點,卻又不像《女主角失格》的誇張,本片對於友情的詮釋,甚至是女主角的設定,反倒令人心有戚戚焉且不至於反感,透過俊男美女達到淨化眼球的效果,《白晝的流星》成功討好喜歡原著的粉絲們,而日本觀眾看完後,幾乎超過一半以上都在稱讚永野芽郁可愛的程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rMing 的頭像
CharMing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