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難道就稱不上純愛嗎?三年後,當沙和與北野再度重逢,所謂的「慾火」鳳凰為了追求幸福,寧可在烈火中燃身心靈,只為追求他們心中真正的幸福。看似一言難盡,卻又成了電影中最直接的幻化。

鋼琴聲一下,便會瞬間掉進當年早已挖好坑的不倫世界,上戶彩騎著電動腳踏車,在街上奔馳的身影與飄逸的長髮,不時還要在心中OS幾句的畫面;那一雙Converse白布鞋與下午三點的自然公園...這些全都是從日劇延續到電影,送給劇迷的禮物。只是,其他觀眾呢?


如果用最白話的方式形容,電視劇是唯美文青風,電影則成了狗血八點檔。礙於片長,電影無法參照日劇從人物出發,帶出描繪日本社會現象的美麗與哀愁,僅以兩人為中心,圍繞於「婚外情」的接受與認同。被縮小的範圍與篇幅,反倒成了放大戲劇張力,有如搭雲霄飛車般的刺激。即便最後反倒成了某種高潮過頭的空虛。

「我們不是刻意追求幸福,只是想和他在一起,過一天是一天。」看膩了小情小愛,《晝顏》的情愛糾葛在電影前半段似乎發揮得淋淋盡致,或者說是在音樂、鏡頭、剪接中,得到情愛電影中少見的高檔次手法。那一幕,兩人重新相遇的橋段,在茫茫人海中如何四目相交的漸進,無不是在考驗導演的手法和觀眾的心臟,一如北野老師追著公車的鏡頭,以驚人的鏡頭設計將陸橋作為視覺與空間感的錯別。大量的慢動作與音樂使用,一青窈的「他人の関係」配樂,貫穿兩人重新偷情的延續,如果電影只演到這裡,那該有多好。


對於《晝顏》電視劇投入的程度,會取決於看完電影的接受度,尤以加上三年的等待,劇迷們渴望被肉體與慾望填充的渴望,卻硬生生被澆熄。劇情合理嗎?其實不意外,反倒是伊藤步的角色設定,使得劇情的轉折變得狗血與難以投入。甚至,被過度拉長的情緒,成了結尾的拖戲。

最令劇迷拍桌的,莫過於電影的尺度小到一點感覺也沒有。什麼也沒看到!!!


很勇敢也很敢,雖然電影與電視是同一個團隊,曾經執導《破案天才伽利略:嫌疑犯X的獻身 》的西谷弘導演,仍是水準之上的表現,由螢火蟲貫穿全片的象徵與影像隱喻,也是一大精彩亮點。只可惜,兩個小時中塞滿過甚的轉折,出場人物的心境轉換也難以引發共鳴且突兀,甚至後半段時序的推進中,剪接也變得前後不一。而等待三年的粉絲,同樣理當難以接受編劇的毒手。

或許,將一切留給日劇的美好與經典,就好。以及這是上戶彩從影以來的大銀幕演出,最令人動容的演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