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賞《美麗之星》的前提,來自於到底是該以「地球人」之姿笑看這場鬧局,亦或是成為「外星人」嚴肅以對地球危機。作為一部看似被包裝成商業娛樂大片的電影,其實早在改編自三島由紀夫小說之時,就早已能預料到,人倫與爭議性的議題,會放到比劇情與邏輯來得更為高深的層面。

一個原本平凡的家人,突然之間覺醒,發現自己是火星人、水星人、金星人,這個看似科幻題材的設定,卻是電影中唯一的科幻設定。然而,將本片化繁為簡觀之,《美麗之星》的設定都在在表現出「人類之於自然的醜惡與愚蠢」,而這也是三島由紀夫一貫地文字下,對於生而為人的自己與社會最大的控訴。 到底這些人是不是外星人?這個問題的答案,倒也成了呼應人類只願關心,自己只想關心的事物,這套以自我中心為基準的辯證。

不能說好看與否,因為當你想喝很爽的可樂時,對方卻端給你一杯Zero時,那種同樣是可樂、零卡的健康卻又不是你心中所想。本片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美麗之星》在虛虛實實的畫面中,不斷地翻轉眼見與所想的界線,然而觀眾卻也一再地掉進,導演吉田大八設下的陷阱。然而,這樣的劇本的確在「道行」上,來得極具深意與過度被隱藏著的隱喻,卻也可能一票打落許多單向思考的地球人,進而得到ㄎㄧㄤ 片的定位。

與其用ㄎㄧㄤ 來形容,不如用前衛(哲學)來得更加適切。每個角色間看似愚蠢的言行,都只是呼應著人類之於地球暖化的關係,明知真相卻不當一回事(金星人)、成為激進派卻被世人當作瘋子(火星人)、看似什麼都沒做卻一步步走向毀滅(水星人),其實《美麗之星》都是從地球人的無知與貪開始,直到所有一切被拆穿謊言看透真相後,人們還是照樣活在看似正常的生活中。如果照這樣的邏輯來看,似乎才說得通電影中的台詞與人設,只是換個角度來看,這也成了為什麼本片極有可能會不被理解的原因。

到底,說自己懷了外星人孩子的人比較傻,還是陷入直銷世界的人比較笨?如果是這個問題的話,三島由紀夫肯定會回答,人類的本質就是愚蠢與醜陋的答案吧。

環保,與其說是保護整個環境,不如說是保護人類能生存下的環境。《美麗之星》不斷圍繞著這樣的議題打轉,地球是美麗的星球,但是人類不包括在這美麗之中,這樣的想法基本上和《金牌特務》幾乎是如出一致,「人類是病毒,地球是宿主,如果病毒持續增加,宿主總有一天會死亡,這對雙方而言都不好。」同樣的反派思想,《金牌特務》的掌握權力與金錢的富翁、《美麗之星》則成了帶有川普既視感的政治參議員。

三島由紀夫以相當長的篇幅,描寫人類與地球存亡的辯證,而電影也在具張力的鏡頭下,以長達數十分鐘、一來一往的台詞中,帶出世代倫理(上一代的享福,下一代的受罪)的辯駁。只可惜,在大量地資訊與正反兩面之間,這場辯論大會不僅沒有結果,卻也顯得過度說教與難以吸收,反倒成了劇情莫名急轉直下的問號。

本片的確能看見過往吉田大八的影子,尤其《美麗之星》的音樂製作,更是找來曾為《千年女優》《盜夢偵探》配樂的電音鬼才平澤進,對比從《聽說桐島退社了》的陽台殭屍大戰、《紙之月》貫穿全片的節奏鼓聲。本片也同樣在氣氛轉折、緊張之時,加入電子EDM、原住民部落音樂,輔以外星人的科幻題材,吉田大八一如以往地,十分懂得在音樂和畫面上,取得絕佳的平衡。

在鏡頭和節奏上也獨樹一格的吉田大八,此次同樣更上一層,不只擁有比過往更高的規格,甚至開始玩轉光影與鏡頭對稱的手法。在兄妹對談的嚴肅場合,以對稱白色窗簾與風點綴、兩側橘色檯燈與中間的紅色窗戶,營造緊張對立的氛圍;召喚外星人時,音樂與鏡頭的玩轉。無庸置疑,導演迷人的鏡頭與音樂,一直都沒有變。

「各位地球人!現在開始還來得及。」《美麗之星》的人物設定,的確足以達到自省的作用。明知地球暖化造成融冰、乾旱等天災,人們卻將Lily Franky 視為反常的脫序之人。而這也形成電影中的「反差」,看似嚴肅的橋段成了某種笑點,甚至是充斥著可笑的氛圍,只是一旦這些非建立在外星人覺醒的設定上,所有的一切卻又令人笑不出來。

吉田大八改編三島由紀夫最具爭議的作品,甚至是約莫半個世紀前出版的小說,早已為他這樣的挑戰捏了不少冷汗,而本片的確在「人類是否存有被拯救資格」失去準心甚至是琢磨不深,僅以片尾幾幕從窗外拍向人群的鏡頭帶過,甚至在家庭的處理上,同樣在沒有多加鋪陳下飛速總結,再輔以吉田大八慣有的開放式結局,觀眾的一頭霧水,反而容易大於電影的深層意涵。

對於喜歡吉田大八的影迷,《美麗之星》整體而言仍在水準之上,或者說,感謝這部原著交給吉田大八,只是看熱鬧的人或許只能看見笑話而非門道,畢竟多數人都只是充滿笑話的地球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rMing 的頭像
CharMing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