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定是最好的真人版電影,卻是導演福田雄一最棒的作品!簡單來說,《銀魂》電影與漫畫的呈現與改編,其實和導演一貫的創作路線與惡搞風,根本是如虎添翼與錦上添花的互補與加成。話又說回來,《銀魂》電影中充滿的「彩蛋」似乎可以列為日本電影之最。

本片不需要任何關於漫畫的涉入程度,從整體故事的鋪陳與走向,將角色個性以最快速和到點的形塑,便不難理解為何片商敢以「完成度真高啊」作為宣傳號召,似乎也恰巧對應著電影台詞的自我吐嘲「別忘了一般觀眾可是很大方的」,而作為一般觀眾,的確能在面面俱到的電影中,大方地給予佳評。而原因則來自於電影版,選用「抓獨角仙」、「紅櫻」的篇章為主劇情架構。先撇除令人捧腹大笑的開場與自我介紹,前半段先藉由抓獨角仙,快速帶出電影角色的個性與真選組,而此故事也恰巧符合《銀魂》的惡搞與智障(最高讚美)。而後者的紅櫻,同時也是《銀魂》首部動畫劇場版選用的篇章,在有故事範本可以參考的前提,倒也在真人版中以驚人的武打動作戲,拉出原著的主軸−萬事屋三人的夥伴之情。即便在情感上的台詞,稍顯冗長和拖戲,然而在出場人數眾多的情況下,卻又各自交代與鋪陳,也算是入主不毀原著的精彩之作。


《銀魂》之所以能成為經典漫畫,來自於無人能敵的毒蛇與無厘頭,說是搞笑系不如說是惡搞系漫畫,總是不時地借用其他漫畫的梗,曾經惡搞過瘋狂假面、柯南、馬力歐(族繁不及備載),這樣的惡搞行為也不禁令人想起福田雄一的《勇者義彥》系列,像是第三季便直接偷了FF系列、少女漫畫等,一群人正經到不像是在搞笑,然而觀眾卻笑到不行的感覺。而福田雄一之所以能撐起《銀魂》的原因,也來自於他十分擅長以帶有漫才的氛圍,做出留白、雙關、吐槽等日本笑料。因此,這樣的優點與缺點,也成為《銀魂》較為推薦喜愛「惡搞」而非「幽默」的觀眾群,畢竟在節奏上福田雄一的台詞不同於宮藤官九郎連環泡的笑點,或是三谷幸喜的形式喜劇,反而更像是以「既知的事物」反串。雖然這樣又再度成為某種優點與缺點。

一如前面所說,以「既知的事物」反串,就是《銀魂》滿滿的彩蛋。對於不甚瞭解日本文化,沒有聽過千年一遇、ま~きの、惡魔果實、週刊文春、寄生獸、相棒、Q太郎(再次族繁不及備載)的話,觀影樂趣的確會稍稍減少一些。「為何真人版的伊莉莎白好像真人穿布偶裝」,其實電影完全不用擔心負評,因為當觀眾想要吐槽時,《銀魂》早就先行一步在電影中自我吐槽。這道也成功化解電影,為何定春和伊莉莎白的採用不同的材質製作。

對比福田雄一的《瘋狂假面》,不光是整體的動畫呈現與武打設計(畢竟預算不可相比),本片在核心價值的傳遞上,除了基底的夥伴一家親之外,「沒有所謂的身外之物,這樣的你不配稱為職人。」將身而為人的責任感與他人之間的情誼,與一心一地只追求鑄造劍的職人,拉出電影中另外一條主軸,反倒是銀時、桂、晉助三人過去的側寫,反倒成為略顯失敗的支線刻畫。


談談令人捧腹大笑的點,幾乎是數不清,反倒是神還原的精準選角,其實才是《銀魂》成功的地方。基本上只有菜菜緒稍嫌彆腳的演技,以及時好時壞的橋本環奈,其餘的演員則是在神還原和精湛演技中,不斷地為電影加分。尤以飾演反派的堂本剛與新井浩文,一個只用一隻眼睛、另一個又全程閉上雙眼,在正邪兩派中達到戲劇化十足的張力。

關於《銀魂》,真的是一部不用擔心受傷害的真人化,也算是為了下半年的真人化電影《東京喰種》《JOJO的奇妙冒险》《鋼之煉金術師》《齊木楠雄的災難》《亞人》設下的超高標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