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是一種生活方式與哲學,但是來到庸庸碌碌的都市中,卻又像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奢侈。一個人自給自足的田園生活,光是想像就成了一種難題,更何況是身體力行呢?然而,看著塔莎杜朵的樂觀,以及放下一切物質慾望的態度,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仙女,大概就是這塔莎杜朵了吧?

紀錄片《塔莎杜朵,一個人的田園生活》,探訪美國著名的插畫家塔莎杜朵,創作超過100本的繪本,榮獲凱迪克大獎等多項兒童繪本獎項,也是世界聞名的園藝家。塔莎從小就夢想一座自己的美麗田園,在晨露中採擷花朵,赤腳走過泥土小路。在孩子都長大並獨立後,五十多歲的她移居至美國佛蒙特州的一座山丘上,建造出天堂般18世紀風格的美麗莊園,開始了一個人真正的田園生活。被日本媒體票選為「最受憧憬的女性人物」第一名,透過與自然同樂的生活時光及樂趣,告訴現代社會汲汲營營的人們,那簡單的幸福生活訣竅。

其實這幾年,可以看到拍攝許多追求「田園生活」的綜藝節目或電影,不管是在台灣和日本創下高收視的實境節目《自給自足一人農業》、紀錄一名倫敦女子如何捨棄英國貴族生活,在京都打造一座慢活庭園的《四季之庭》,或是找來橋本愛在《小森食光》過著自給自足的農業生活。從中可見的,其實是自給自足的務農生活,一點也不像想像中的來得有趣,而是必須手腦並用的辛苦活。但是,在《塔莎杜朵,一個人的田園生活》看到的卻是,毫無怨言的愜意,甚至是將身體的勞動當作夢想與生存的價值,對於一個高齡90多歲的老人,無所欲無所求的簡單生活,有如世外桃源的影像是一種心靈的療癒,而塔莎杜朵的幸福箴言,則成了發人省思的治癒。說到底,與其說本片是一部紀錄片,更像是再向世人傳教,擁抱大自然、回歸最樸實生活的號召。

靜水,這是塔莎杜朵與家人開創的教派,宗旨是崇尚無壓力、和平的享受,如果套用東方哲學看待,塔莎杜朵的人生似乎和「日本禪學」相互對應著:放下我執,與萬物相連、偉大、靜謐的態度,稱之為「枯寂」的最高境界。面對簡單樸素的生活與精神,才得以體現出萬物不變的本質。而《塔莎杜朵,一個人的田園生活》則是在一個半小時的片長,彷彿穿越時空般地,進入這片只有花草和喜悅的生活,就像是給現代的都市人,一種淨化身心靈的洗禮。

 

「我這輩子想做什麼都會去做。」

真要說起來,本片的確是有年齡之分。對於連房子都買不起的年輕人,這樣的生活反而是一種不切實際,加上拋棄的生活,對於科技中毒的新世代來說,更是一種地獄般的折磨。不禁令人想起,樹木希林曾經在一場訪問中,被問及對於年輕人有什麼人生建議,她回「不要問我這麼難的問題,如果我是年輕人,老年人說什麼我都是不會聽的。」由此,或許可以多少反應出《塔莎杜朵,一個人的田園生活》適合的年齡群。但是換個角度思考,能因本片而得到啟發,才是塔莎杜朵之於社會大眾的意義。

作為一名知名繪本家,塔莎杜朵捨棄名與利的生活,轉而成為每日在花園內穿梭,拿起鏟子和水桶,以勞動當作生命的價值。而《塔莎杜朵,一個人的田園生活》影像中所呈現的,是當時早已高齡八十多歲的塔莎,滿臉皺紋卻總是笑臉迎人的表情,從園藝、製作手工藝、烹飪全都一手包辦。而鏡頭也以明亮和鮮豔的色彩,大量地空拍和平移鏡頭,讓這座被命名為「柯基小屋」的十八世紀風格的鄉間別墅,有如在電影院置身童話故事般的夢幻小屋。

 

「人生苦短,所以你一定要很快樂。」

塔莎筆下最愛的柯基,不只會動甚至躍然大銀幕,五顏六四的鬱金香遍開,如果《塔莎杜朵,一個人的田園生活》是一部4D電影,那麼花香、茶香,甚至是陽光灑下來的溫暖,似乎能藉由電影傳達而出。或許,我們無法拋下一切隱居山中,但是關於塔莎杜朵的幸福哲學,即便只是從中摘下幾片花瓣,都是一種啟發。

即便從高中國文課本,古詩十九首中那句「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同樣的人生苦短,李白的「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游,良有以也。況陽春加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花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之於我們來說,卻都只是國文課本上的考題,關於古人和塔莎杜朵教會我們的事,其實一直都是我們不願放下和實行的事。

比起裝滿人生的杯子,以什麼填滿才是活著的意義。套用一句塔莎杜朵取自《湖濱散記》的座右銘,「只要充滿自信,朝著夢想前進、努力實踐,自己想像中的人生,必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成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