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霸凌,不只是霸凌和被霸凌之間的愛恨情仇,而是經由一個點,再到連成一條線,最後成了不斷擴散的面,就像水中的漣漪一樣。《聲之形》就像每個人可能存在的童年回憶,那些不經意、看似無傷大雅的惡作劇,最後都成了難以彌補的傷痕。如果每個人學生時期都看過這部片就好了。

改編自暢銷漫畫的《聲之形》,描述一位耳朵聽不見的少女「西宮硝子」轉學到新班級,喜歡惡作劇的「石田將也」開始帶領其他同學欺負她。然而一次無心的惡作劇,卻反而讓將也成為被全班排擠的目標…。五年後,升上高中的將也,成為將自己內心深深封印住的孤獨少年。他下定決心要在結束自己的人生之前,親眼見到硝子一面,並當面向她道歉。不過這個心願,卻隨著與硝子的再度重逢,產生了微妙轉變…。

沒有一個人倖免,如果《聲之形》拍成校園驚悚片的話,大概會下這樣的標語。一場霸凌就像漣漪一樣擴散,從被害者、加害者、旁觀者,再到他們的家人,你我都可能是其中某個角色。將近十個重要出場人物,不得不說的確略帶複雜,角色之間的著墨也容易產生顧此失彼的情況,尤以動畫片來說,片長約兩個小時,雖然劇情高低起伏大,仍是稍嫌過長。儘管如此,對於角色深入的內心刻畫、校園霸凌多層次透析,甚至是整體的流暢度和後作用力,《聲之形》不說教,卻又能讓人自省。如果選出一部學生時期必看的電影,《聲之形》就是最好的教材。

對比日本其他的校園霸凌電影,殺無赦的《告白》《白晝之雨》、中二的司法遊戲《所羅門的偽證》、溫情省思的《十字架》《青鳥》,其實或多或少都帶有一些說教的色彩,不然就是以最極致和殘暴的方式,讓觀眾明瞭校園霸凌對於青少年人格的影響。然而,《聲之形》則是直接喚醒觀眾的學生時代,模糊了電影和現實之間的界線,寫實到有如保護級的真實感,讓人忘卻這只是一部普遍級的動畫電影。

「希望你,能幫助我活下去。」

《聲之形》的時間軸線為五年,從國小來到高中,剛好處於一個不長不短,心智也尚未真正成熟的時間點,霸凌事件成為不久前的過去,卻也各自在大家心中埋下了種子。這樣的時間長度,也剛好區分本片與其他校園霸凌的不同之處,沒有長大成人之後對於過去的報復、尚未畢業的先斬後奏,《聲之形》就像散發著一切都還來得及的氛圍,讓這段從小孩變成青少年的階段,多了一種救贖感。告訴那些已經變成大人的觀眾,正視自己過去的不成熟,才能教育好下一代。

既然作為動畫電影,便能夠極大化現實世界的想像。將也從霸凌的人,變成被霸凌的人,而後他在校園被孤立,成為選擇性摀住自己耳朵,拒絕聽取外面聲音的邊緣人,在他的眼中所有人的臉都被貼上一個大叉叉。對於現實中,同樣活在自己世界的人來說,就像還原出他們所看見的真實。

「我和你,能夠成為朋友嗎?」

《聲之形》第一個鏡頭,出現的是一串英文A point of the Light,看似毫無相關的句子,卻比聲音的形狀更為貫穿整部電影。夜晚的天空,抬頭所見的喜歡就是月亮(つき),最後成為照亮夜晚的煙火、在全黑的地方,前方出現的一點光芒就是生命出口。唯有被別人需要,才能得到生存的動力,《聲之形》就是一部講述人與人之間,作為一枝草如何得到一點露的故事。

電影和漫畫之間,改編的幅度並不大,除了減少西宮和石田家的親子互動、配角們的心理狀態和獨角戲,以及整個刪除原著漫畫中成為後半段故事的軸心,關於喜歡電影的永束(大便頭),與將也製作電影,再到邀請所有人加入的過程。電影因為篇幅的關係,多著墨男女主角霸凌與被霸凌的心境,相對地植野、美樹、佐原這些當事人,不知何謂霸凌、冷眼旁觀,甚至是逃避的人,霸凌當時的行為再到長大後的改變,僅能粗淺地在電影中被帶過。即便如此,本片仍不失完整性,畢竟《聲之形》透過剪接達到的前後呼應,以及敘事上的流暢度與電影感,讓電影和漫畫之間達到相輔相成之感。

「如果不改變,見面也沒有意義。」

為什麼校園霸凌的現象難以消停?最大的原因莫過於,許多人往往不知道這樣的行為,叫作霸凌。一如日劇《還有第11人》,天真的四郎將同學們的欺凌當作受大家喜歡和自己玩的象徵,甚至在霸凌結束後,反倒很落寞地自己跑去給外頭的小混混欺負,當然這是宮藤官九郎筆下略帶幽默的校園霸凌。來到了《聲之形》,卻是對霸凌最血淋淋的控訴。

霸凌再加上聽力障礙的題材,一度讓《聲之形》暫緩刊登。硝子因為耳朵聽不到,必須得到班上同學的幫忙與配合,但是久而久之大家的熱心被消耗完後,配合成了麻煩,最後只剩下對於小硝的不諒解。而被霸凌者,只會將被欺負的原因歸咎於自己不好,硝子認為自己的存在會帶給他人不幸,所以不管有沒有做錯,總是說著對不起;將也則是將罪惡感罪惡感當成自己活著的動力,一個人承擔自己所認為的報應,就像他的衣服總是會露出背後的標籤,被困在自己框架的世界中。尋死,成了兩人解決問題、脫離的方法。

然而,與其說本片帶出殘障人士的歧視,嚴格來說更偏向探討人際關係的溝通,而日本原名《聲の形》,使用非日語常用漢字的「声」,是因為「聲」是由「声」,「手」(甲骨文及金文中的「又」字是用了右手的形態)和「耳」組合而成。大今良時想而此帶出「能為人傳達感情的並不只是聲音。」不管有沒有做錯事情,總是放低姿態說著對不起的硝子,總是辭不達意甚至躲在自己世界的將也,以及不曾和小硝真心溝通的同學們。聲音,並非由嘴巴說出、耳朵接收才能構成溝通。《聲之形》並沒有過於偏袒被霸凌的一方,而是去正視那些沒有被傳達出去的心意和心聲。

本片由京都動畫Kyoto Animation製作,可以看出畫風從漫畫到電影,人物顯得更為細膩和可愛,而《聲之形》正是曾經製作過《涼宮春日的憂鬱》《K-ON!》《中二病也要談戀愛》《幸運星》等動畫的製作公司。觀影時,有時也會因為女主角硝子畫得太過可愛小小出戲,不免心想他應該是因為長相的關係所以才被討厭的吧。電影中的人物大多是聲優配音,值得注意的是,男主角將也的小學生時期,是由日本新生代女優松岡茉優配音,刻意壓低聲線配出尚未變聲的小正太嗓音,乍聽之下還真差點認不出。

同樣是在2016賣座的日本動畫電影,難免觀眾會將《你的名字。》和《聲之形》做比較。然而,兩者就類型、議題、深度來說,基本上就是不可放在同一個天平上的兩部作品。雖然《聲之形》電影預告看似主打愛情故事,然而實質上這仍是一部寓教於樂的反霸凌電影,如果看完《你的名字。》會想談戀愛的話,那麼《聲之形》就是會讓人想坦白從寬,發自內心反省的深度電影。

朋友的定義是什麼?電影中的角色似乎都暗自喜歡著將也,然而這些人因為彼此聽不到對方心中真正的聲音,只好選擇以粗暴的方式傳遞錯誤的訊息。學生時期就是迷你版社會,本片帶有《聽說桐島退社了》的校園階層意識、《所羅門的偽證》對於校園霸凌的全面性透析,再加入一些新海誠的純愛感。《聲之形》不是一部能夠靜下心觀賞的電影,不時地拭淚、隨著劇情激動,而後向自己的青春時期做一個最好的告解。

如果可以,希望日後所有人的學生時期,都能在看過《聲之形》之後,在還來得及的時候,得到救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