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價值是什麼?每個人被生下來後,不同生命的交集產生了人際關係,以及愛與被愛的存在。《心的靜寂》是生命之於他人,也是人與人之間心的距離,在緩慢的步調從法國來到日本,享受發現真諦的一個人的旅行。

改編法國同名暢銷小說,《心的靜寂》描述主角愛莉絲(伊莎貝卡蕾 飾),過著看似完美的婚姻生活。直到有天得知弟弟車禍死亡的噩耗,決定遠赴日本,跟隨弟弟的腳步踏上曾經讓他找到生命的意義的陌生小鎮。在人生地不熟日本,他遇到奇怪的女高中生(門脇麥 飾)、懸崖的守護者(國村隼 飾)、痛失摯愛的年輕人(安藤政信 飾),她知道是什麼改變了她的弟弟,因為痛失摯愛的她,內心正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靜與光明。

原片名Kokoro是日文こころ「心」的意思,也可延伸解讀成心靈、心情、心胸等意涵。當西方人來亞洲,就像一枝筆和蘋果,激盪出的火花是兩個異物的中和,一如《愛情不用翻譯》《東京未婚妻》,在本質上早已超越異國戀的浪漫,而是文化與心的交流。《心的靜寂》不高談闊論生命,而是以靜寂的方式,藏於人物之間的言行之中,交予觀眾自我頓悟。

當你陷入死胡同時,出走是最好的方式。不管是《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還是《那時候,只剩下勇敢》,藉由旅行可以是一場豔遇的開始、心靈的啟發,這往往是電影中所告訴觀眾旅行的好處。《心的靜寂》同樣是以逃避做為旅行開端,但是一如最近熱播的日劇《逃避可恥 但很有用》所說『雖然逃跑的方式很丟臉,但是活下去更重要。』逃避的反義詞並非面對,因為如果能從逃避中看見自己,然後活下去,何嘗不也是件好事。

「讓我當你的鏡子,反映你是誰。」電影藉由鏡子的意象,讓愛莉絲不斷凝視自己,而當她擦上口紅卻又擦掉,彷彿這世上沒有所愛的人,讓她必須打扮得美麗,最後這支口紅,也去了該去的地方。《心的靜寂》作為外語片,其主要語言仍舊是英文,片中只有門脇麥和國村隼有英文台詞,而兩人的英文程度也不錯,其發音也沒有特殊的日本腔調。但電影多數的時候,仍是以無聲代替有聲的方式,讓主角親自感受體驗,日本禪學以及慢活的哲理。而電影前半段,不斷藉由環繞愛莉絲的鏡頭,呈現身在異國不知身在何方的迷失感。

《心的靜寂》讓人與人之間的相遇成了互相慰藉,也成為彼此的鏡子。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問題,在這片擁有壯觀絕美的懸崖,卻成了眾人的自殺地點。而真實位於日本福井縣的東尋坊,電影也拍出他的迷人之處,只是一如想死的念頭是會傳染的,或是像死人會吸引活人當替死鬼的傳說,所謂的自殺聖地總是充滿無數的哀愁。

哀莫大於心死-沒有什麼事情比心已死,更為難過的事情。《心的靜寂》藉由人面對摯愛的死亡,從身已死到心已死,帶出生命的價值早已非個體之事,而是關乎於身邊他人所引發的漣漪。影后伊莎貝卡蕾,將失去摯愛的哀痛與迷惘,以細微的臉部表情演繹。國村隼依舊是國寶級的存在,反倒對於觀眾更為陌生的門脇麥,憑藉《私處》《愛的放題》成為備受矚目的新人,片中的女高中形象,一如外國人看待日本女生,瘋狂且不怕生的刻板印象,不過門脇麥帶有點邪氣與天真的五官,以及正統中帶有特色的東方感,的確具有進軍西方的潛力。

「如果他終將一死,救他有什麼用。」死亡是人生必經之路,《心的靜寂》以真實故事為基礎,帶出每個人面對失去摯愛時的痛苦,本片的靜寂雖然也會在觀影後發生,或是難以理解其人物行為,但一如逃避可恥但有用這句話,生命的價值不只是為自己著想,同時也是為了你身邊的人。

推薦族群:喜愛獨立好片、來個法日友好、聽聽日本人不錯的英文

歡迎加入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