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女人心海底針,那麼還在少女時期的她們,那股比海還深的黑暗,又是從何而來?湊佳苗總是喜歡將人性蒙上一層灰,當人們試圖辯駁時,才發現那是可預見且真實存在,而《少女》也正是如此。

改編自湊佳苗同名作品的《少女》,描述由紀(本田翼 飾演)和敦子(山本美月 飾演)從小就是最要好的朋友,只是長大以後他們開始各自擁有自己的秘密。直到放暑假前夕,一名曾經目睹親友死亡的轉學生,突然間讓他們開始思考死亡這件事,甚至想親眼見證。然而,當他們開始與死亡較勁時,卻引發一連串的連鎖反應,以及逐漸失控的計畫...

《少女》是湊佳苗繼《告白》後第二部長篇小說,同樣以她擅長的人物獨白和對話體,重現前作中『小孩是純真的,這不知道是那個年代的神話。』的世界觀。只是所謂的湊佳苗神話,早在導演中島哲也改編《告白》後,成了難以超越的神作。而此次找來《幸福的麵包》擅長拍攝溫馨小品的三島有紀子導演,將《少女》丟進深不見底的大海中,在極為緩慢和美感的鏡頭下,讓禁忌和懸疑感化為泡沫。

日本人對女高中生,似乎有種莫名的情感,她們有時是青春和清純的化身,卻也是邪惡和恐怖的使者,彷彿只要穿上「制服」整個世界就變了。介於成年和未成年之間的想像,以及制服之於成年男性的凝視,從互相殘殺、校園鬼故事、青春愛戀,不管什麼題材只要有女高中生,似乎什麼都不奇怪。但是當導演、原著和主演皆為女性時,其有別於男性的視角,卻讓《少女》成為看似對青春的告解卻又過於美化的想像。

而自從「中二病」這個詞被發明後,越來越容易解釋這類題材中的主角,不管是《告白》《所羅門的偽證》急於表現的國中生,還是《聽說桐島退社了》在校園狂奔找人的高中生,活在自己的世界,為了想要表現而做出「自以為正確」的舉動,並陶醉於自己的幻想中。中二病,這三個字完全能夠一言以蔽之《少女》的女高中生。藉由家庭背景、霸凌、友誼,以秘密作為外層的糖衣,而後將對死亡的好奇,進而想目睹死亡的瞬間,擴大主角內心的黑暗面,只可惜從文字躍升成影像,中二的本質依舊不會改變。

「我們已經開始走鋼索了。」電影《少女》相較於原著改變不大,而複雜且出乎意料的人物關係,也是湊佳苗最擅長的把戲。片中為了呈現幾乎窒息之感,以水中的少女作為喘不過去、死亡的比喻,而故事中最重要的小夜走鋼索,也不斷穿插於其中。細看三島有紀子歷年的作品,從《幸福的麵包》到《裁縫師的美麗人生》,可以發現其擅長運用光線和美術設計,呈現有如水彩畫的美感,而《少女》也承襲導演對於畫面的要求,以五月柱舞、書法、旋轉階梯等視覺,作為少女心中的情緒轉折。

《少女》的雙主演本田翼和山本美月,兩位同為日本新生代新星,也皆是從雜誌模特兒轉型成女演員。近年戲約不斷的本田翼,其演技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有待加強,觀眾也是不斷原諒她雖然長得可愛,但極為不自然的演技。尤其為了詮釋由紀陰暗的個性,刻意壓低的聲音,以及不時瞪大的雙眼,又再次提醒觀眾原諒她空有外表的演戲方式。但是值得嘉許的部分,後半段情緒爆發的一幕,也確實看見不同以往的本田翼。而對比於本田翼,同樣是擺脫過往甜美形象的山本美月,則是從《聽說桐島退社了》桐島女友的傲嬌女王,轉變成被霸凌的弱氣少女,讓人著實期待日後的表現。

「你們這些女高中生,以為穿著制服就所向披敵了嗎?」《少女》如果不是湊佳苗的作品,或許就不會讓人有高度的期待,過於經典的《告白》,也讓觀眾停留於中島哲也狂放不羈的影像呈現。但是《少女》所著重的卻是少女複雜的心理世界與陰影面積,以及最重視友誼的人生階段,雖然主打暗黑少女與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本質上卻是名副其實的青春電影。

歡迎加入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