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個不注意,腳上的灰泥便會印在全白的地板上,不管怎麼清潔打蠟,有些痕跡和傷害一輩子都不會消逝。人,也是如此,孤獨和殘暴,更是如此。

所謂的校園霸凌,永遠不會從電影中消失。 《白晝之雨》改編自古谷實的漫畫Hime-Anole,意思是「成為強者之餌的弱者」。描述在清潔公司工作的安藤勇次(室剛 飾)愛上咖啡店店員由佳(佐津川愛美 飾),便拜託後輩岡田進(濱田岳 飾)搭訕對方,以及告誡看起來是情敵的森田正一(森田剛 飾)別再跟蹤由佳,而對方正好是岡田的高中同學。沒想到,原本看似沒有變化的生活,不只讓他談了第一次戀愛、體會友情的脆弱,甚至被捲入一場無差別殺人事件...《白晝之雨》將校園霸凌、反社會人格,以真實、殘暴的血腥畫面,將人性置於光天化日之下,凝視一場雷聲大雨點小的扭曲。

園子溫曾改編古谷實的《不道德的秘密》,描述渴望平凡的年輕人,因為不溫暖和充滿暴力的家庭,而陷入孤獨和毀滅的人生。而《白晝之雨》卻是將希望能脫離平凡、無聊人生的清潔工人,意外重逢因為高中時被霸凌,而後性格大變的連續殺人犯。本片前半段乍看是一部幽默的友情、愛情電影,但是五十分鐘過後,視角轉到森田剛飾演的殺人犯身上,背景音樂頓時成了某種殺人預告,以及這時才出現螢幕的片名。《白晝之雨》有如提醒著人們,你的人生很有可能在一夕之間,下起一場狂風暴雨。

50分鐘,切割平凡與不凡。

因為霸凌而引發的復仇或暴力,早在日本便有《告白》《渴望》《所羅門的偽證》,前兩部更是和《白晝之雨》因為血腥和暴力的畫面,同列為R-15級電影,而《渴望》更是近年來因為殘虐血腥的畫面引發諸多爭議。看似會步入後塵的《白晝之雨》,雖然電影中有大量的虐殺畫面,以及近乎瘋狂和偏執的人格塑造,卻成了沒有美學的真實。直觀的鏡頭,在打鬥上多以全景直接拍出虐殺致死的畫面,鮮少特寫臉部表情,讓觀眾成為全知的第三者。雖然此舉讓電影的血腥,增加真實的殘暴感,卻也少人暴力之於殺人犯的心理。

「不滿與不安,是構成人類的主要元素。」古谷實筆下的人物,有別於常見的俊男美女,多半是無厘頭、醜態百出的無用凡人,甚至帶有某種程度的偏執。不管是沒有夢想和主見的主角岡田、將咖啡店員視為真命天女的怪人前輩、看似清純卻是肉食女的由佳,以及充滿反社會人格的森田。《白晝之雨》意圖在殘忍無道中加入平凡的元素,但是所謂每個凡人的背後,都有可能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漫畫原著意圖藉由邊緣人來探討孤獨、慾望與天性,但是電影《白晝之雨》所見的,只有殺人犯之所以成為殺人犯的原因。因為殺人的快感引發的性衝動、被霸凌後的精神狀態、無差別殺人的反社會傾向。殺人犯的心理狀態和罪犯側寫上也因為過少的描述,讓本片少了其他犯罪電影的深度。本片的R-15來自於血腥,卻也因為過於簡化犯罪者的心理狀態,讓電影成了一部殺人犯背後不得而知的可悲故事。

「反正都是死刑,有差嗎?」《白晝之雨》內容雖然稍顯淺薄,但是也帶出連續殺人犯之於法律的癥結點。一如之前在台灣的殺女童事件,引發是否執行唯一死刑的爭議。殺一個人死刑、殺兩個人死刑,不管殺幾個人都死刑,是不是會變相讓犯罪者便成連續殺人犯。唯一死刑不是解決的方法,而是從根本開始檢討,一如電影中原本善良的人,如果在當時就被老師制止校園霸凌,暴力是不是就不會隨著時間成長而引爆。

「一起殺了他,就能回歸平凡生活。」用暴力解決暴力並非正義,但是當他們求助無門時,不是每個人都能用勵志的方法對待。《白晝之雨》沒有刻意講述大道理,而是以某種近乎真實的暴力,讓受害者與加害者只有一線之隔。

推薦閱讀:殺人犯們的唯一共通點 、【看看日本想想台灣】我們該怎麼讀殺人犯的書?

本片由《銀之匙》《麥子小姐》的導演吉田惠輔執導,過往多以拍攝溫暖、青春題材為主,使得《白晝之雨》有諸多引人發噱的橋段,加上濱田岳再度發揮他小個子、大能量的演技,飾演他很擅長的魯蛇戲碼。而首度主演電影的V6成員森田剛,削瘦的臉龐加上帶有殺戮之氣的眼神,也讓本片藉由演員的表現,帶領觀眾進入營造的恐怖氛圍。另外,能搞笑能嚴肅的室剛,也掌握了本片暴力以外的節奏,以及某幾個角度很像前田敦子的佐津川愛美,整體而言所有演員都善盡職責,也讓電影即便在不同節奏下,不至於轉變不及。

光天化日下,並不會隱藏人類的惡意,白晝之所以會下雨,背後也有其不為人知的原因。《白晝之雨》或許不及其他犯罪電影,但是整體的節奏和流暢度而言,著實在中上程度。不管人性本善還是惡,真正的暴力其實無所不在。

推薦族群:沒看過漫畫《白晝之雨》、覺得森田剛適合演殺人犯的黑化粉絲、沒有吃太飽進電影的觀眾

歡迎加入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