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人,是一件令人愉悅的事。」鮮豔的大紅色是愛情,剪不斷理還亂的也是愛情,五角戀的翻花繩只要拉錯線,繩子就會打結。不懂得遊戲規則、沒有靈巧的手指和清晰的頭腦,只要一不小心,原本甜蜜的愛情只會徒留哀傷。

改編自室生犀星1959年出版的短篇奇幻小說,描述可以變換金魚和人類之身的赤子(二階堂富美 飾演),和老作家(大杉漣 飾演)談了一場超現實戀愛,老少配、人魚戀之外,老作家多年前去世的戀人(真木陽子 飾演),也變成幽靈重返人間,就連臥病在床的妻子、背著赤子偷偷交往的情婦(韓英惠 飾演),就連死去的芥川龍之介(高良健吾 飾演)也看不下去而顯靈。《甜蜜的哀傷》詮釋出男人即便活到多老,腦子依舊充滿性慾,以及有才便能受女生歡迎的人物設定。當然,女人也是滿腦子男人。

奇幻的瘋狂愛情,將細緻且比海還深的女人心,加入情慾、依附、嫉妒、同情等所有關於愛情的表現力,彷彿電影中的角色情感過剩,所有女人只愛上這名年過半百的老作家,且為他癡迷。原著可以說是室生犀星作者本人的慾望投射,甚至將其名字「犀」成了作家的簽名。電影找來以衝擊性視覺、奇幻題材知名的電影狂人石井岳龍執導,保留原本的文藝感,以文學性的台詞加上鮮豔且性感的配色,在如夢似幻的劇情中,展現女人對於愛情細膩卻也捉不透的情感。

接續導演上部作品《極道爆音龐克奧義》的音樂性,《甜蜜的哀傷》的配樂依舊非常傑出,主題曲〈dance with me〉以帶有西方輕快節奏的曲調,展現古靈精怪的金魚樣貌,但也間接對比出電影人物角色的情感反差。在電影畫外音上,也承襲著石井岳龍上部作品《幻花之戀》的運用,加入許多金魚表情、吐泡泡、水聲等音效,加深本片奇幻的色彩,甚至是平衡了電影中帶有自虐情愫的悲劇感。

當經典的日本文學,重新翻拍成電影以及配上中文字幕,《甜蜜的哀傷》對觀眾來說的確具有高難度的挑戰性。時空設定約莫在1927年芥川龍之介自殺前後,而原著作家室生犀星本人正是芥川龍之介的好友之一,對方自殺前夕也曾到室生家見對方最後一面,於是在小說中便為摯友安插一個角色,了解故事背景才使得芥川龍之介的出現合理化。而電影中,金魚赤子不斷以「あたい」自稱,女幽靈也不斷反問他,為何要以「人家」(電影翻譯)自稱。「あたい」為早期女性的自稱語,其實是帶有賣弄風情的感覺,而視覺年齡只有十八歲的金魚(實際年齡為三歲),表面上清純可愛,卻總是在不經意下,擺出性感撩人的動作,甚至是引人遐想的話語。

「大叔,尾鰭要溫柔地順著摸。」《甜蜜的哀傷》將色彩與個性,對應不同的角色成了服裝以外的情感。大正末年、昭和時期的時空,剛好處於大量採用西方服飾、洋裝的年代,色彩上的使用也變得鮮豔大膽。三名女子正好體現出,日本不同時期的服裝以及個性與身份的展現:古靈精怪加上大方展現愛意與佔有慾的金魚,以俏麗短髮搭配性感的紅色洋裝、十年前死去的幽靈保守的愛戀卻又帶點神經質,總是披頭散髮穿著全白的和服、擔任教職的現任情婦,對老作家毫不保留的痴迷愛戀,端莊的馬尾下卻是中西剪裁的昭和打扮。而周旋於三女人之間的老作家,則是以黑白灰單色系傳統和服搭配西方禮帽。在那個深受西洋美學與逐漸開放的時代,《甜蜜的哀傷》的服裝與人物間的愛恨情仇,也成了檯面上的時髦風流與浪漫。

 「男人一旦被冷落,就會找另一個人取暖。」《甜蜜的哀傷》的文學性,使得劇中台詞總是能直接打中觀眾的心,尤以非人類的金魚和幽靈,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個性,也讓電影的奇幻蒙上一層女人我最大的氛圍。看似艱深對話,皆成了電影中的文字遊戲。但也多種愛戀的呈現,使得本片呈現漫長且深奧的通俗感。因為奇幻,所以不可思議,但是愛情不論放到哪種生物或非生物上,都顯得格外可愛又可悲。

「人類和金魚一樣,圓潤的部分是最美的。」曾演出《地獄開麥拉》《不道德的秘密》成為影后的二階堂富美,也在《我的男人》中和淺野忠信有激烈床戲,能脫能演又年輕,二階堂富美在《蜜之哀傷》飾演的金魚,可以說是完全為他量身打造的角色。不時擺出生氣時鼓起臉蛋的表情,幾場大跳金魚舞的萌感,以及情而不色的挑逗戲,甚至大方露出臀部和美腿,二階堂富美幾乎主宰整部電影的節奏。尤以對二階堂富美的粉絲來說,《蜜之哀傷》絕對是其作品中,展現最多風格和面向的電影。同為影后的真木陽子、資深影帝大杉漣、帥大叔影帝永瀨正敏、新生代影帝高良健吾等黃金陣容,即便只是小巧的非現實故事,卻絲毫沒有將大鯨魚放進小魚池之感。

「這女人身上,有每個人的影子。」《蜜之哀傷》或許對於普羅大眾來說,的確非普通能力可駕馭。看似深奧的台詞與場景,卻都有相對應以及諸多的隱喻,不管是藉由超現實的場景、附有寓意的台詞、不明所以的前後鋪陳,本片就像在一面鏡子,端看坐在鏡子前的是什麼樣的人罷了。畢竟時間一到,回去的路將會分成兩條,一條陽光將逝,一條夜暮將臨,很容易迷路。不懂得翻花繩的人,很難享受其中。

推薦族群:經典文學愛好者、二階堂富美的信徒、沒被預告騙進來的觀眾、喜歡視覺和聽覺饗宴的狂人

延伸閱讀:現在是個性時代(2)-二階堂富美

歡迎加入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製作花絮

對於室生犀星這部充滿超現實幻想的原作,導演石井岳龍談到:“特別的不可思議,是一部幻想力十足的作品。這個金魚到底有什麼意思,這部作品湧出了許多有興趣的東西。”而對於本來知道原作的二階堂富美,導演稱:“她真的是完全變成了赤子呢。在正式開拍前就感覺赤子已經依附在她身上了一樣。”

二階堂富美曾經親自到石川縣金澤市的室生犀星紀念館前去觀摩學習,其本人也是室生犀星的粉絲。“高中生的時候就讀過這個故事,然後自己就很想演,還對很多人講這句話。因為要是我不斷講的話說不定哪天就會實現了。”而對於原作的魅力,二階堂富美談到:“作品是白話文,一去一來的對話十分有趣,深深被那個時代的文學作品的深度而吸引。”

二階堂富美為影片宣傳到:“我長年願望的作品終於搬上銀幕,希望能通過這部電影很好的給觀眾傳遞我們的想法。這是一部優秀的作品,要是觀眾能夠在文學作品中沉浸體會妙處我們會非常開心。”

已經63歲的大杉漣在片中飾演有著室生犀星本人投影的老作家一角,對此大杉漣稱:“看了室生犀星的照片,他帶著眼鏡是吸引我的地方。我也喜歡眼鏡,於是我就在東京尋找和他相似的眼鏡。花了一周時間找到了,然後稍微加工了一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