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死早超生,少年咖仔死。對於地獄的想像,總是充滿著焰火和熱油,既然已經下地獄,人們還需要抱著積極向前的希望嗎?

「完全跟不上這超展開!」在一次旅行中遭遇意外事故,不僅還沒和暗戀的女生告白,也沒嘗到初吻的滋味就下地獄的平凡高中生大助,唯有贏到地獄搖滾大逃殺,才有可能投胎成為人類,於是在 獄搖滾樂隊“地獄圖”的赤鬼K的特訓下,必須在僅有七次的投胎扣打下,為了愛而重返人間。如此瘋狂且無下限的設定,《地獄哪有那麼high》本是一部如此純愛的劇情,但是在宮藤官九郎的劇本下,總是要多增添幾筆狂亂而且堅持要用最酷的方式下地獄。

如果你不認識宮藤官九郎,千萬不要承認你是日劇迷。近期《小海女》《對不起青春》再到《寬鬆世代又怎樣》,官九郎早已晉身主流知名編劇,尤以將名演員調教、激發內心深處最自然的喜劇天分,更是官九郎的專長。於是,帥氣的傑尼斯TOKIO主唱長瀨智也,化身成全身紅色長角的赤鬼k,而美型男神木隆之介更是不顧形象扮醜,更找來日本大勢演員尾野真千子、桐谷健太,扮成完全認不出本人的樂團鬼成員,以及皆川猿時男扮女裝。激發的不只是演員的表演功力,更考驗觀眾的眼力。飾演大助暗戀的女高中生,從森川葵到宮澤理惠,唯有女神的地位是不可撼動的存在,就像本片對於純愛的描述。

瘋狂、無俚頭,讓你在極度的放鬆大笑的狀態下,透視高中生即便下地獄,也不會變得比較不中二,頂多變成另外一種動物。《地獄哪有那麼high》雖然創下宮藤官九郎編導以來最高開畫成績,但是對於導演惡趣味的玩笑,甚至是有如music video的穿插,和看起來超級廉價的地獄道具和背景,本片或許不是人人都能接受。時常寫出叫好不叫座的劇本,《地獄哪有那麼high》似乎也不到好評不斷的境界。

相較其第一部編導電影《少年手指虎》,《地獄哪有那麼high》的故事更為簡單,也因為全片不合理、超現實的地獄設定,反而比《少年手指虎》的誇張更合理化。同樣以音樂做為表述,也從死亡搖滾到一般人接受度高一點的「重金屬搖滾」,加上長瀨智也的演唱,直白到讓人想翻白眼的歌詞,在電影院高唱too young to die,也不會有人幫你當神經病。

七次的投胎扣打,但通常只能進入畜生道而非人類;贏得地獄搖滾大賽,又稱主流出道,簡單來說就是出道投胎;叫對方閉嘴的方法,拔掉電吉他導線最快。不知電影罵了幾次mother fucker,觀眾心裡大概也吶喊無數次WTF。《地獄哪有那麼high》有如日版的B級片,只是因為宮藤官九郎的關係而成了B+。不斷想回到人間,只因想再見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子,藉由過去與現在的回憶不斷交錯,以及地獄和人間的時差,你完全無法抓準本片的節奏,跟得上代表你是官九郎的粉絲,跟不上的也還是能在電影中哈哈大笑。《地獄哪有那麼high》創造全新的青春片類型,要純不純的愛情故事,忽左忽右的喜劇節奏,只希望通過這部電影讓大家對死亡不再恐懼。

「無倫是天國還是地獄,第一個字母都是H。」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天國,而後珍惜身邊所愛的人,宮藤官九郎用假鬼假怪的方式,說了一個看似純愛的故事。你的地獄可能是他人的天堂,你的天堂也是他人的地獄,有如佛說般迂迴的道理,卻是導演渴望帶給觀眾一絲看似不可能的希望。

可能吵了一點、演技誇張點,或是讓你在電影院止不住地大笑拍手,卻也讓人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的天馬行空。笑到病除,也是一種療法。

推薦族群:宮藤官九郎的粉絲、長瀨智也和神木隆之介的迷妹(但請別破滅)、想體驗全場哄堂大笑的場面、想死的中二生

歡迎加入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rMing 的頭像
CharMing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