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上通往2046的列車,隨著列車前進的不只是時間,更是一群說著粵語的香港人,帶著標本、汽油,甚至是一把不知道用來打誰的槍,找尋失去的記憶。只是,現在時間只來到現在的十年後2025年的香港,真的有人知道這台列車會通往什麼樣的未來嗎?

十年奪下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便注定本片對香港人來說早已是超越電影藝術本身的存在。藉由五則短篇浮瓜》《蟬》《方言》《自焚者》《本地蛋》,試幻想十年後香港的概況,從人權、民主、言論自由,再到香港獨立,這是一部香港人拍給香港的啟示錄,更是一部濃縮度極高、毫不拐彎抹角打著反共的電影。

雖說政治歸政治、電影歸電影,但是兩者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從《我們的那時此刻》便說得很清楚,在不同政治、政策主導下孕育而生的電影,一如簽訂《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後,中港合資片成了主流。但是開放的中國市場,卻也變相產生諸多限制,以及拍老大馬屁、置入性行銷中國產品的非香港電影。所以說,為什麼我們要看《十年

「從正面來吧!」有人說十年不是寓言而是未來香港的預言那夜凌晨,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以科幻片啟示錄的劇情模式,同等暗喻香港之於中國的關係,十年則是血淋淋地剝開香港人的傷口以毫不避諱的虛構,建立千千萬萬的真,以香港之名。

人人喊著今日香港、明日台灣,而台灣紀錄片《我們的那時此刻也曾以一段篇幅,講述香港雨傘革命的畫面,那是台灣人看香港,但是當十年以香港人看香港的角度切入,真正的問題與心聲才得以被螢幕釋放

當電影反應出社會現實,其後作用力往往更大於故事本身。也許我們不懂香港政治,或是他正面臨何種渾沌,但是十年以淺顯易懂的短片形式,分別以浮瓜國安法、基本法、97回歸;蟬》真普選、東北新界;方言摘除粵語行動、普通話新聞時間;自焚者雨傘革命、基本法23條、真普選;本地蛋銅鑼灣書店等,香港行政自治區不民主的法條與約束,將香港現今所面臨的現狀以時間的軸線延伸。

不知道的話,就動動腦去想通他!」《十年是名副其實的電影創作只是它大膽地挑戰威權策劃人導演伍嘉良,更將本片視為一個實驗,同樣是藝術作品,其目的卻是為了引發觀眾去思考身為香港人,他們可能會面臨怎樣的未來。而生為台灣人的我們,也正面臨和香港同樣的處境,不管是停滯不前的電影產業,甚至是之於中國的政治關係。儘管十年被批評是宣揚港獨、製造恐慌的政治宣傳片,但是如果連自覺、自我認同感都沒有的話,那還談得上自由的創作環境嗎?小情小愛的青春校園喜劇後,台灣的創作又能走到哪裡?其實你我都知道,十年不只是香港人拍給香港的電影。

「我心中有一個宗旨,不是看行不行,而是看對不對。」既然是五則短篇串聯的電影作品,之間沒有絕對的關係甚至是各自表述的故事。但是其先後順序的排列,反倒有種起承轉合之感,或者說十年就像一道總匯三明治,在說之以禮的麵包,以及動之以情的內餡中做出令人回味無窮的黑暗料理

方言可以說是其中最好消化的第三則短篇,將明確的實例和法條,描述未來的香港普通話成了官方語言,以計程車司機的單一視角,帶出小人物的不安與絕望。而作為開頭的浮瓜》,則是以中國官方的陰謀論,直接帶出共產黨以暴制暴的政治手段,開門見山地將十年定調。說之以禮的白麵包。

第二則《冬蟬》卡在一個剛剛好的位置,在前者以故事性建構中國利用香港的手段到本篇卻以帶有實驗片性質的末日節奏,延續浮瓜的黑白氛圍只是從中轉灰,更讓觀眾得以在方言前得到絕佳的轉場。以傳承博物學遺址的年輕男子,不願以活生生的肉體成為消亡中的存在,而要求另一半將他製成標本。有如敲鐘般的故事,必須要用真實的疼痛,才能以確切的噪音喚醒人們。而第四篇自焚者更是接續在苦中作樂的方言後,將前者無奈的情緒轉化為強烈地憤怒、悲傷,而後一次引爆。以仿紀錄片的形式,以多方視角帶出香港年輕人的國家認同,也是五篇中敘事和拍攝手法最為完整和成熟的篇幅。對於同等經歷過學運和防暴警察的台灣,可以說是最感同身受,甚至是最能投入其情感的預言。動之以情的內餡。

尾篇的本地蛋》更以直觀的角度,以父親看待年幼兒子如何被紅色思想灌輸的過程,帶出十年後的中國將如何由下而上的洗腦香港人。「不要人云亦云,要用腦子想!」或許,以慈父的角度帶有一種勸世之感,但是也變相地透過鏡頭告訴香港人,聽話並非真正對的選擇。作為電影收尾的《本地蛋》相較於其他四篇,以更直接的方式不斷提醒觀眾去思考,即便是描述十年的香港,卻在最後帶給觀眾希望,以溫和且鋒利的敘事作結。

就像吃總匯三明治般,《十年》的敘事排列讓人在一吸一吐之間,感受到香港人最真切且心痛的呼吸。


當中港合資片成了主流市場,當香港電影金像獎連三年將最佳女主角頒給中國演員,某種斷層是顯而易見的,但是相較於電影市場,香港人近幾年的政治迫害,即便身處台灣的我們也略知一二。《十年》如果就類型來說是種非常聰明的選擇,以短篇的方式讓電影呈現更多元的敘事,甚至達到廣度和深度皆有的各層角度。
本片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打敗《踏血尋梅》拿下最佳影片,雖說在藝術和技術層面完全不敵《踏血尋梅》,可以說是完全「政治正確」的作品,但是一部優秀的電影不光只是如何用好的鏡頭語言、演員、劇本講述一個故事,有的時候更取決於它的內容,《十年》便是後者。

為什麼我們需要《十年》這樣的作品?這個問題,看完十年後每個人肯定都能在啜泣與吸氣間,找到本片所給你的答案。

推薦族群:所有的香港人、所有的台灣人

歡迎加入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