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所有的愛情片都在探討愛情的諸多樣貌,《禁愛世界》則是什麼都不談,只談「愛情」本身,卻硬生生地抽掉「愛」,獨留男女主角之間的情。當人們在失戀、失去摯愛後、情緒的重量會瞬間壓垮至全身,當下我們總是希望,如果自己沒有任何感覺就好,如果沒有七情六慾我就不會感到痛苦,在看完電影前,多數人都是這樣想的。不再只是單純談愛,而是談談「愛」這件事情,到底是對還是錯,成了電影的是非題。

《禁愛世界》將時間拉到未來世界,人類的七情六慾被連根拔除,整個世界是一片祥和的白色。但是所謂的「愛流感 Switched-On Syndrome」,卻會讓人擁有情感、焦慮、低潮等負面情緒,那些被稱之為人類遠古行為的情緒瑕疵病變,罹患愛流感的人,都會被政府強制隔離。帶有強烈科技和未來感的《禁愛世界》,無不讓人想起《單身動物園》只要單身就會變成動物的設定,後者以諷刺和揶揄的劇情,不斷嘲弄伴侶之間對愛彼此與愛情的方式與行為,但是《禁愛世界》卻只是單純地將「愛」擺在手術台上,他要觀眾一口一口地,感受人類之於愛的感覺。

沒有七情六慾的社會,這個世界只剩下顏色是真實的。在巨大建築下,人類就像螺絲釘一樣,沒有情感地向前走著,白色的建築與穿著全身白的人;當愛流感發作時,在湖水綠與青藍色之間流動,人類不再是主體,而成了被情感掌握的剪影;越界與衝突的警示,是一發不可收拾的橘紅色。《禁愛世界》在攝影上運用光影的變化,替換人類的情感成為最真實且直接的幻象,不只讓電影的色調更貼近未來感,同時也營造出疏離與情慾之間的拉扯。

除了電影色調之外,《禁愛世界》將場面調度和攝影鏡頭提升到另外一個層次。本片運用許多特寫、局部失焦,甚至是大量的景深調配,人與人之間的疏離以及男女主角之間的情慾,全都被鏡頭賦予不同的意義。大量的不協調感,讓人物在鏡頭前多以左右對稱卻又不平衡的狀態下對話,不時地切換以及手持的鏡頭,更讓人感受到角色之間情感的波動。另外,諸多對話的鏡頭,攝影也加入許多前景畫面,不只呈現出人與人之間的疏離,在男女主間的互動對話鏡頭中,一定會加入聆聽者的背影,讓每個畫面充滿了兩個人的飽滿。

加上變焦鏡頭的使用,群體模糊的畫面中只有主角的臉龐是清晰的,這不就是愛情嗎?即便在單一特寫中,五官之間也成為個體的存在,嘴唇、眼睛、鼻子,如同我們近距離凝視物體時,其實無法完全掌握其整體的樣貌。《禁愛世界》不光只是談愛,更拍出愛情產生之間人類每一個細胞和五官之間的連動。

「我完全無法想像,愛情是怎樣的感覺。」 Switched-On Syndrome,電影中簡稱SOS,互相接通的症狀。因為過往的人類歷史,大量的戰爭與暴動都來自於人類的情感,於是未來世界的人們便將這會帶來不幸的基因抽出,沒有了情感也就沒有紛爭,但是相對的人與人之間也沒有了接通。SOS是國際的求救訊號,其含義代表著「Save Our Ship」或「Save Our Souls」,也許後者的解釋正如同《禁愛世界》渴望表達,人類的情感便如同靈魂一般,「寧可在我身邊的人都是有感覺的」,失去靈魂的人類便是一無所有。

「我只希望你能將我所有的一切拿走,但又不知道那一切是什麼。」《禁愛世界》大膽地只談「愛」,卻又在整部片中不告訴你愛是什麼,在幾乎無高潮迭起的劇情下,只能單靠前文的攝影和調度表現張力,就某些程度上來說,是會讓人感受到沉悶的鋪陳。畢竟如果對於只想看殭屍男與吸血鬼女的羅曼史,單純地肢體接觸和眼神間的交流,前半段男主角發現戀愛的徵兆,後半段女方一度失戀崩潰的表現,這絕對是非典型愛情故事。

「我記得我愛你,但我感覺不到了。」愛到底能不能克服一切?多數的好萊塢愛情電影答案是可以;札維耶·多藍淡淡地說,有時,愛也無法拯救一切;《變腦》和《王牌冤家》告訴你,就算你進入大腦變成另外一個人,或是拿掉所有的愛情的記憶,愛的本質就是那個對的人。愛情是一種病,沒有人可以幫忙,甚至是沒有親身體驗過的人永遠不懂的感覺,一如尼采所說:愛不僅是種感覺,愛的本質就是愛這個行為。《禁愛世界》在宏觀的宇宙中談論最微小的愛,正因為人類被賦予情感,人類而後才成為人。

歡迎加入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arMing的電影潮間帶

Char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